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打麻将的四个人.但是这样的答案,有时可能是不正确的.何以故?在八圈麻将中,当连庄或连胜,达到四次以上,或着十六圈麻将中,当连庄或连胜,达到五次或以上时,以数学的或然率而言,就有可能是,有第五,六者在操控牌局了.您不信?请看我慢慢道来. 
 
四个人作方城之战,打八圈麻将,如果没有连庄或黄庄,应有大约四乘八,或三十二把,掷骰子的机会.一般来说,每一把牌,通常会有一家胡牌得胜.偶然会和局,又称黄庄.更极少数的情形之下,会有一炮两响,或什至三响出现.因此,一家胡牌得胜的机率,大约是四分之一.任何一家,连续胡牌得胜的机率,则大约是四分之一,乘以四分之一,或约是十六分之一.也就是四分之一的二次方.如果连胡三把牌,则机率约是四分之一的三次方,或是六十四分之一.胡的那张牌,可能是自已摸进,称自摸,因是四 人之一,因此自摸机率近乎十六分之一。如果是庄家连续胡牌得胜,则连续作庄家,称作连庄.如果庄家连续胡牌三次,简称连三.试问打八圈麻将,加上可能的连庄,以及黄庄,大约四十把牌,居然经常出现了,六十四分之一的连三,或什至是二百五十六分之一的连四,是不是有些不寻常?因此,八圈,十二圈,或十六圈麻将,如果出现了连四,连五,甚至连六,连七,我们就应该警觉,也许就有可能是有第五,六者在操控牌局了.实际估计时,黄庄略过不计,自摸计成两次,实际发生率与理论机率,相差百倍以上时,则99%麻将仙(鬼)驾临啦! 
 
目前流行的十六张台湾麻将,共有一百四十四张牌,看似千变万化,实则胜败大多决定于骰子出现的点数.每个骰子最少是一点,最多是六点.三粒骰子,最少是三点,最多是十八点.三到十八,是十六种,不同的点数.每一种点数,代表一幅牌.如果摊开来打明牌,虽然有时可吃,可碰,可杠,但是如果每家,都依照牌理打牌,绝大多数的时侯,胜负几乎是一定的.牌力相当的四位牌友,为何某人有时大嬴,有时大输?可见得,胜负绝大多数,是决定于骰子出现的点数,或俗称”手气”. 
 
骰子轻而硬,丢出后,在桌面上,跳动几下,迅而停止.像极了善男信女,在庙里求神问卜,所掷的筊杯.在连四连五以上的情形出现时,叫人不得不怀疑,有神灵在操控骰子所出现的点数了.神灵控制胜负,有三项要件:透视,神算,巧力。
 
二○○三年,一月五日的世界周刊第五十四页提到,灵魂出窍的人,大多具有透视力.因此,可以肯定,神灵具有透视力.对于神灵而言,洗好,排好,盖着的,一百四十四张麻将牌,是清清楚楚,和摊开来玩的明牌一样.或许有人会问,难道神灵能在,麻将牌刚刚洗好的瞬刻,就能算出,三到十八点,十六副牌,各种吃,碰,杠,一切各种可能结果.加上他心通,长期观察的结果,他对四个抬轿玩家的习牲,精神况态,可能漏吃漏碰等因素,而及时决定,骰子出现的点数,来操控牌局吗?似乎太快了一点吧.笔者当初也有此疑问.终于有一天,我读到一本,有关灵魂出窍的经典之作, Lesson from the Light, Kenneth Ring, Ph.D.第四十五页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在灵界,任何事物,不论多么复杂,其来龙去脉,都立刻显现在,出窍的灵魂眼前. 
 
或许有人会问,难道神灵真的有能力,控制骰子吗?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的世界周刊,第三十页,介绍了一位,研究前世今生的科学家.在他的一本书中, Where Reincarnation and Biology Intersect, Ian Stevenson, MD泄漏了许多天机.第三十页,提到一个二次世界大战,在缅甸阵亡的,日本兵的亡灵,能够掷石于湖中,吓唬生人.依此,骰子比石子要轻的多了.这就是为什么善男信女,能以掷筊,和庙里的神灵交谈了.这本奇书中又提到,从死亡到转世投胎,短则数周,长则数年.因此有可能,在麻将牌连四,连五时,来玩弄骰子的神灵,就是死去数周或数年的老麻将.
 
我最初怀疑,有神灵来捣乱牌局,是在我太座表妹家的,牌桌上开始的.过去几年,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她家摸十二圈.引起我注意的,第一个怪现象是:虽然大 家有输有嬴,而且累积的金钱,数目颇为平均.但是大牌,几乎都是她,或她的老弟胡到.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宣称,她家的麻将,有神仙控制.刚好她家有几位长辈过世,生前均为麻将高手.神仙是谁,不言而喻.我的太座则认为我有神经病,疑神疑鬼,而且牌品太差.丢人现眼,因此发生许多口角.可是我却觉得,众人皆醉我独醒,有如当年的伽利略,大家都认为地是平的,他却深信地球是圆的.而时际上,他确实是走在时代的前面.
 
有时在我手气,特别衰败之时,我就情不自禁地,在骰子尚在跳动,将定末定之际,有时是刚落定之后,故意或左或右地,搬动面前的牌敦,俗称閙庄.说也奇怪,神仙有他心通,我意欲閙庄之后,骰子落定,八九不离十,几乎必在我的上家开门.而且在还没有拿到,我门前的牌时,别人就己经胡了.而且经常是,别人自摸,或是我放炮.如果二家动牌閙庄,则这两家手气就非常背.如果三家动牌閙庄,则神仙常常被气走.神仙气走之后,就没有连庄,也没有大牌出现. 
 
有一次,她们三缺一,非我不可.我抓住机会,坚持用新方法,来排除神仙的影响.方法是翻一本,四百多页的,星云大师的传记书.从第十二页起,每次需要掷骰子的时侯,就翻到下一页,取第十二个字的笔划数加二.如果超过十八,则减十八再加二. (可事先把,全本各页,点数算好,写在书页首)如此玩了两圈.人 都称不便.但是没有连庄,也没有大牌出现.由于我有糖尿病,两圈后起身如厕.当我回到牌桌时,牌己分好,骰子是我太座掷的.我当时就说,如果这把牌是,表妹主人胡了大牌,而且是我放的炮,我就立刻站起来走人.结果是第四家放炮,而屋主胡了清一色.十六张台湾牌的清一色,非常少见.至今为止,我只见过清一色听牌,除此之外,没有见过清一色胡牌.当时大家脸色都变了.我想神仙也末免,太不避嫌了.好像特别要,告诉我们说,就是本神仙在作怪.
 
我后来想到一个方法, 不让神仙来捣蛋. 就是用圆周率之类的, 不循环小数来决定,骰子的点数. 现今可从网路上, 下载圆周率之类的,不循环小数, 到小数点以下,四十亿位数. 如果能烧成晶片, 则骰子的点数为预定, 而牌友不可能,记得四十亿位数. 根据这个理论, 我用数位相机, 拍下了三粒红,蓝, 白色的骰子, 各种可能,出现的组合. 然后从网路上,下载圆周率, 以十六进位, 在第十亿位小数左右, 取了约二百位数, 依此利用微软的Power Point程式,做成一个幻灯片秀, 装在手提电脑中. 每次顺手一拍任何链, 则下一个预定, 但不为人知的, 三粒三色骰子, 就生动地, 跳到大家眼前, 手提电脑的, 十四吋液晶显示板上. 结果玩下来, 说也奇怪, 八圈牌中, 连庄只有二次连二, 一次连三, 而其中一把是黄庄. 屋主则是不乐,因为她没有连许多庄. 在此之前及之后, 不到半年之间, 屋 夫妇, 各有一次连七. 连七的机率是,一万六千分之一. 以我们周末,摸八圈来讲, 应该八年,才出现一次, 你说有没有鬼(Holy Spirit, 神仙)?
 
麻将固然是日常生活中最容易撞邪之事物. 但不保证神仙或邪灵会降灵. 神仙没来的时候, 长时间平均下来, 机率均等, 胜负以牌技高下取决. 神灵来时,邪门的紧. 明眼人心知肚明, 手气出奇的好, 或着出奇的背. 例如有一次, 我到朋友家打麻将. 先说了句话“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里, 把老蒋骂惨了.” 朋友的爸爸是小蒋手下大红人. 当时己往生. 不用说, 当晚我手气出奇的差. 三圈下来, 没有胡一把, 四十个子, 输到只剩三个. 第四圈, 输到逛花园. 我在上厕所时, 对着镜子说, “你这可是待客之道?” 上完厕所, 我连胡四把, 但都很小. 之后可能又说错话, 八圈下来, 输到只剩四个子. 如果把逛花园时输的算进去, 基本上是输光了. 李宗仁书中, 批评老将喜用奴才, 心胸狭窄, 不能容人, 我算是感同身受, 领教了. 
 
听我盖了这许多,诸位牌友,下次打麻将,掷骰子,而出现连四,连五以上时,请注意了,是你们在玩麻将呢?还是在玩扶乩?我想正确的说,应该是说,四个人在抬麻将碟仙的轿子.实际上,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容易撞邪的事,就是玩麻将.因为第一,输嬴小,来捣乱的神仙,不会惹祸上身.试想如果,您命中没有乐透,而不知名的亡灵,替您抓了一个,大大的乐透.你想玉皇大帝,会放过它吗?第二,轻巧的骰子,几乎决定,牌局的一切.所以即使是,道行极为普通的神灵,或亡魂,都能左右一切.麻将诸君,如果让您遇上了,对你不友善的麻将神仙,除了尽力防守之外,您会用什么方法呢?我奉劝一句,如果另外三家牌友,不同意用圆周率,或自然指数之类的,数学骰子, (或骰子落定后,各家可任意移动牌一次).则你最好看开点,以牌会友,牌品为上,娱乐次之,输嬴为后.好好地 赏,神仙的大手笔.毕竟能与神仙,暗地里打交道,不是经常有的事.我希望新竹科学园区,能烧出圆周率,或自然指数之类的,数学骰子的晶片.如此一来,麻将牌友们,就能选择,谁是真正在玩麻将.善哉!善哉! 
 
偷得浮生半曰闲, 
会友方城十六圈, 
吃碰摸舍按牌理, 
众人抬轿麻将仙.
麻将

恳请不吝赐教?

 
ps.麻将仙(鬼)驾临,正常的操作,祂应以各人的流年,流月,流日,流时命运高下决定,实际上,以祂的喜怒决定。如果是别人连庄,妳不妨扣张花,故意当相公,表示不满无奈。如果是妳连庄,妳要说"真主来了!",让祂高兴!攻心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