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前,我和一位中学同学聊天,一不小心,竟然谈到了民主问题(众所周知,我们这个国度,当年曾以追求民主为最高诉求,而如今,民主竟不知不觉、莫名其妙地成了朝野上下一个心照不宣的禁忌词)。老同学说,不管民主不民主,当官的总是讨便宜,老百姓总是吃亏,不论谁当家,老百姓还是一样过日子。
   
   既然是聊天,当然要说说自己的态度和看法。于是,我就以打麻将为例,力图说明民主并非如这位老兄所认为的那样,是个无关痛痒的可有可无之物。
   
   涟水的民谚说,两人不赌钱。为什么呢?两人对垒,缺少第三人作证,分分钟都有耍赖的机会,遇到不诚信的,赌局便撑不下去。而麻将呢,完全符合两人不赌钱的这一基本原则,必须四个人才能玩,不怕其中的谁耍赖,这就具备了玩下去的基本条件。
麻将
   麻将像其它游戏一样,在游戏规则面前,玩家机会均等、人格平等。麻将的规则很铁,比法律还铁,局中任何一个玩家都得不折不扣地遵守之,并且还要互相监督,各人的眼睛比鹰眼还尖,不会放过和原谅场上任何人的任何违规之举,一旦抓住谁犯规,绝对按规则立即兑现处罚,被处罚的也只能心服口服。
   
   玩麻将首先要确定每个玩家的座位。座位不同,牌运也就不同,所以,座位的安排要遵循公开公平的原则,由掷骰子来决定。庄家和偏家有一张牌机会的差别,玩第一牌由谁先坐庄,这自然也得靠掷骰子来决定。
   
   好,赵钱孙李,搓麻开始。玩着玩着,居然发现姓钱的老是赢钱,赵孙李最后输得只剩下钱袋。于是孙李二人高度怀疑赵钱二人串通一气,暗中舞弊。赵是钱的上家,孙李怀疑赵给钱喂牌,使钱得以轻易成牌。
   
   为此,聪明的涟水人对麻将规则进行了第一次改革,规定许“对”不许“顺”(“顺”在涟水称为“吃”),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上家给下家喂牌的机会。
   
   但是,串通舞弊行为仍未能因此而禁绝。最大的问题是,串通者互相猜测对方“停”的是哪张牌,然后一有机会就出给对方,使其“和(读若胡)”牌。这一招是防不胜防,几乎没有办法来对付,因为你不知道场上谁跟谁会串通,也没办法拿出证据来坐实谁跟谁串通。
   
   然而,聪明的涟水人在困局面前不气馁,敢于动真碰硬,进行了麻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改革,终于啃下了禁绝玩家之间串通舞弊这块硬骨头,那就是,谁出中谁埋单,串通者就是牌牌都赢也赢不到其他人的钱,串通者何必再去拼死劳命做无用功呢?
   
   新规出台,串通不再,规则堵住了漏洞,这一点是实实在在、明明白白,可见讨论规则的好坏,关系到每一个局中人的利害,绝对不是什么瞎掰。
   
   民主其实就是一种制度,和麻将规则一样。这种规则,可以不断升级、不断完善,可以最大限度地维护公民权利,保障公平正义,遏制专制腐败。
   
   麻将人人都可以玩,没有学历、年龄等条件的限制,至于玩得怎么样,那就要看牌技如何了。同样,一个公共职位摆在那里,应该人人都有权利去争取,而不应该有户口、学历、年龄、性别、家庭出身等条件的限制,只要看谁最有能力胜任这个职位。
   
   这也算是麻将游戏给民主建设的一点小小启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