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就跟毒一样,是种深入身心百骸的瘾头,染上了要戒掉千难万难,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明知道是条不归路却怎么也回不了头的原因。我想所有人血液里都流有好睹的因子,人生说穿了也不过是场赌注,只是大部分人懂得取舍分寸,不会让自己落入全盘皆输的困境。
 
        有人说「小赌怡情」,那不过是种好赌的借口,不能豪睹,那当然只好小小睹啰!所以才会有什么「卫生麻将」的说法。以前打家庭麻将波丽仕大人也是会抓的呢!老妈就因为在自家打麻将被抓到警察局过。但随着社会风气开放,现在还有徐乃麟主持的《至尊百家乐》天天在电视上公然聚赌,一般人摸摸八圈可说是稀松平常的普遍娱乐,。
 
        我承认,我就是个麻将成瘾者,超爱打啊!万幸的是,身为天蝎座有种输不得的个性,自知输了会拗到底,加上看钱超重,更是输不起,因此克制住,为了人际关系与荷包,还是不要打吧!唉,说到底,空有牌技没有运气,每打必输,又把输赢看得极重,所以还是不要出去外面打牌的好,顶多过年时和家人小玩玩。
 
        以前我就写过关于我家打麻将的趣事,这里便不重复。总之每年过年坐上麻将桌,老妈是不会输的,不管是金钱上或口头上她都是气焰凌人。至于爱做大牌的老弟是个邪咖,运气来了把把大牌胡牌,也是常胜军;老妹则是永恒的麻将生手,每打一只牌都要考虑半天,使拖字诀,越不会打越赢,什么「我天生是听对倒的命」,乱打乱胡,绝张自摸之类的怪事她总发生。遇上这三位,年年我只好都是惨败的份,陪他们消遣罢了,即使天蝎座的人很难忍受「输」这件事。
 
        老妈的「赌胆」与「牌技」不消说了,我多希望她天天出去打牌赢钱回来啊!她的自信与气势是她赢牌的关键,这是种吸引力法则,觉得自己一定赢就已经赢了一半。每次我们看《至尊百家乐》,我都说所有明星里面就是宝妈牌打得最精又运气特好,比徐乃麟高招得多,是真正的麻将天后,老妈就会说:「这算什么?她还没有我会打,我比她运气更好!」这我倒是深信不移,我们跟她打牌就见识过了。
 
        不过话说回来,牌桌上有所谓「三娘教子」,是指三个女人跟一个男人的方城之战,单男必惨败无疑。在我家却是「一娘教三子」,老妈的优势便是只要略感不顺,马上开始数落我们的罪状,骂骂骂,这样不好那样不对,把我们都骂衰了,她就说:「噢,被你们气得头痛…… 自摸!」无敌贱招,百试百灵。
 
        如此这般,年年过年麻将马拉松的结果都是我输,尽管不服气,但是自家人娱乐一下也就算了。我沮丧归沮丧,总是想着反正一年才打那几天,也不会有隔夜仇,过了就算,可是没想到我连在牌桌上的哀声叹气都被老妈记着,时不时要拿出来戳我。
        好一阵子以来,我都流连于脸书上的《明星三缺一》,每天都要上去摸个十圈八圈,听陈汉典、小S、林美秀、马如龙…… 等人逗趣的麻将术语,兴味盎然。不过牌运仍然不佳,就算最早听牌、听得再美还是会被自摸,最后把虚拟钱币输到光光光为止。大概是我没花新台币买点数才这么背吧?我始终这么认为。轻易输光正好,才不会沉迷,而且大大满足了我的麻将瘾。
 
        玩《明星三缺一》之余,偶尔看看《至尊百家乐》观察牌理、精进牌艺,也是我这阵子的娱乐。老妈本来就每天收看这个节目,观看时讨论一下牌的取舍也无可厚非。可是不知为何,每次看到紧张处我说:「哎呀!怎么打这张?」或是「吼!乱打。」之类的评语时,老妈就会骂我:「不要叫!」甚至说:「你就是这样沉不住气,难怪打不好。」就是嫌我牌品不好,说得我闭上嘴。不就是看个电视吗?不能出声,最后索性不看了。
 
        很奇怪,我又不出去打,自家人打牌情绪还得多控制?我真的不觉得我牌品不好,人在输钱时当然会表现出些许不耐,我已经很控制了。就说老妈自己,碰她个牌就开骂,胡她更不得了,我还不是忍着没放心上。还有老弟,两把没胡就摔牌,一摔牌老妈就笑咪咪,好像对他的尽情发泄颇为嘉许。老妹更不用说了,我胡她的牌会耍赖不给钱,跟她要还会把铜板用力往我面前甩呢!每个人在牌桌上都有点气性,比起他们的火气我根本是小巫见大巫,还要怎么样嫌不好?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丹田不知遗失在哪里的人,声音根本毫无威力。可是怪了,老妈和老妹就一直嫌我吵,不管在牌桌上或看电视的时候都不准我出声,他们高谈阔论就可以。这我真纳闷,完全无法理解,我已经都不太说话了,难道这个家,真没有我说话的余地吗?
 
        每次《至尊百家乐》观众挑战奖金赛一播出,老妈就说她也想去报名,信心满满,我也一直鼓励她快去。这个话题说了很多次,一直到前几天,不知怎么又提起,老弟当着所有人面说老妈要找他搭档,他没兴趣,叫老妈找我,老妈不要,不知是嫌我牌技差还是牌品烂,总之一直游说他搭档。老妈听了笑呵呵,还说我:「对啊,他不行。」我当场听了倒没怎么,事后这几天却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简直一肚子委屈无处诉。
 
        好,如果嫌我不好,以后就不要找我打牌啊?每年又要找我凑一脚又要嫌得臭屎,从过年念到现在没完没了。重点是,我年年输耶!输钱的人反而要陪笑脸,这什么道理?你们母子私下的约定自己知道便罢,干嘛当着我的面讲出来?怕我不生气吗?去啊去啊,就去报名参加,祝你们过关斩将赢大钱──干我屁事,我才不稀罕!
 
        赌这件事真的很糟糕,伤荷包还伤感情,为了几百块钱动气。尤其老妈,无缘无故为了麻将记恨我大半年,时不时要挂在嘴上,偏心到这种程度也真是够了。这一刻我痛下决心,以后再也不跟他们打牌了,不管他们过年时怎么威逼哀求,我都不会再心软。
 
        这两天《明星三缺一》也背到极点,怎么玩怎么输。输光了,把虚宝卖掉筹本,又输个精光,看来我真的缺少打麻将的牌运。也好,灰心了,慢慢来戒赌,远离这件不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