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认识朋友Y和她老公K时,
他们就问我说~~「你会不会打麻将啊?我们缺脚耶~」
 
K以前有几个台湾朋友,念书时,常常彻夜打麻将
但这几个台湾朋友念完书,回去台湾后,就比较难找到牌脚
知道我是台湾来的,马上问:「会不会打麻将?」
(可见~台湾人也以爱打麻将闻名~ ) 
 
我的牌技其实算普通啦!在台湾时,只有过年时会小打
偶尔兴头来,会玩一下明星三缺一
逊的是,我不会算台,不会看大牌(什么大三元、小三元、大四喜) 
我只是家里缺脚可补的最佳人选LOL~~ 
 
而东次呢~~这一次是一定要学的
因为他这次要和我回台湾过年,过年的活动之一,一定要有打麻将
如果他不会的话,不要说小打了,我可能连碰都碰不到! 
他会的话,搞不好还可以因为beginner's luck,在过年时,让我们二个赚点小红包~ 
还好~东次原本就爱玩poker,对于小小赌博玩玩麻将,赢点小红包的这个idea完全不排斥,还举双手叫好
我这个老婆就省得口舌说服东次来学国粹
 
因为我 逊,规则是每次上桌都要再问一次,比如,要推几张牌?一次拿几张牌? 
所以,宣扬国粹规则这个重责大任,就交给K啦! 
 
这个晚上,我们到Y & K家,我炸着咸酥鸡,K努力教着东次所有的规则
认真的东次,居然在那天下午,先上网看了一下麻将的规则
所以,K在教他的时候,他学得很快
没想到,这个不会中文的人,居然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内,就记起规则和牌别,
我们四个人,大快朵颐咸酥鸡后,马上上桌
东次不会中文,所以,他必须自己给牌取名字
 
东西南北中发白就看旁边的英文缩写(边打还边记中文怎么讲,牌桌结束,他已经会说北和发<注> ) 
扫子(条子)叫stripe,不过小鸟(一扫)他一直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个家族
筒子叫dot 
万字不会念,就直接说那是1,2,3,直接省略万
吃就直接说eat 
碰,他说得特别爽!(听他讲碰,实在是很想笑~~~因为他讲得很像「朋」) 
他也会说「胡」了哦!! 
更好笑的是「自摸」这个词
K居然翻成「self-touch」,(真的是完全对位的翻译呀~~) 
就在K自摸大喊self-touch之际,东次马上接了一句:「sometimes i do too~well, when i was single」
K又接一句「i still do sometimes~~」
笑死了笑死了~~这里的对话有点限制级,小朋友不要学
 
打不到一圈,东次居然就得到生平第一次麻将的胜利!!还是我放炮~~~~~~~输了四台~~~~~~呜呜呜
输得不爽的我,一直说~「你根本是beginner's luck !」
东次说:「才不呢~~人家我是玩技术的~」
哇咧~只不过赢了第一次就这么屌~~~~~~ 
 
后记:  
  1. 这个晚上真的是非常台湾咧~吃着咸酥鸡配麻将,再差放个台湾综艺节目就像在台湾过年一样了~~~
  2. K对东次学得这么快,一直觉得不可思议,打完后跟我说,「你老公学真快~天生的赌徒哦!」真的是~真的是~想当初,我妈不知道教了我多久,我才上手~~~ 
  3. 东次对于自己第一次玩麻将的经验,非常地满意,非常地期待再玩下一次~~于是乎,我们约好圣诞节要再来摸个十几圈。不知道有没有人有兴趣,一起来凑脚呢?? 
 
注: 「发」牌实在是太好记了,在牌的右上角有个F,他就直接记fxxk,每一次,有人打「发」,他就亏人家干嘛骂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