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
我国有一样东西、非常的有名、尤其是国人很喜爱、非但喜爱、而且还是一种嗜好、经常被人说是中华文化、也有人说是中华国粹、有时也有社团人士举办比赛活动、也是一种康乐活动性质、究竟是什么东西、那就是麻将牌。
 
谈到麻将牌、麻将牌共有136张、另有八张牌分为、春夏秋冬、梅兰竹菊、各地有各地不同的玩法、打大陆上十三张的、不需要、春夏秋冬、梅兰竹菊、通称是花牌、如果是打台湾麻将是十六张的、就要带花、打十三张的是用两粒骰子、打十六张的是用三粒骰子、打麻将一般都是四个人打、也就是所谓的四健会、方城之战、有时人多的时候、凑不成两桌、其实五或六个人一样的也可以打、多的人坐在一旁等候、这就叫做梦、等到一圈打完、梦也醒了、做梦的人接打、换句话讲就是每打一圈麻将、就换一人做梦、东南西北轮流做梦、做梦的人并不是白做梦、由胡牌的人每胡一牌、须付给做梦的人一定的吃红钱。
 
打麻将也分好几种人、家庭打麻将是一种游戏性质、也有人说是卫生麻将、也就是所谓的关起门来杀家鞑子、消遣时间、一般的大多数的人打麻将、都有金钱上的输赢、金钱上的输赢、也有大小、看多少钱一底而论输赢、如果有人连庄、还可以拉庄、连几庄就拉几庄、还有是交际麻将、交际麻将为了交际应酬、比如说商务上的洽谈、或公务上的请托关说等、为了业务上的需要、打通关节、打上个几圈、一面打麻将、一面谈业务、麻将打完了、业务也谈成功了、在现代的名词叫做公共关系、再就是政治麻将、何谓政治麻将、尤其是在军阀专制时代、军政大权一把抓、商业巨子、士绅名流、畏之如虎、军阀也有三四个姨太太、有时派副官去请这些人来、陪姨太太打麻将、陪打麻将表面上是打麻将、实质上就是送钱、只能输是不能赢的、在那个时代就是 样子的情形、如在现代来讲、等于是索贿或政治献金、以前有人讲一个讽刺的笑话、既是笑话当然不是事实、笑话的内容是说、军阀的姨太太听牌了、单吊麻将一条、就是么鸡、旁家打出一张一饼﹙筒﹚、军阀叫姨太太胡牌、旁家说一饼﹙筒﹚跟么鸡怎能胡牌、这是诈胡、军阀说可以胡牌、小鸡吃饼﹙筒﹚吗、陪打牌的一看、可以胡就可以胡吧、等到别人听么鸡、姨太太打出一张一饼﹙筒﹚、别人说胡牌了、军阀说不可以胡牌、别人就说将才不是说小鸡吃饼﹙筒﹚吗、军阀说将才小鸡吃饼﹙筒﹚、已经吃饱了、现在小鸡不能再吃了、所以说跟大人物打麻将、只能输是不能赢的、这就是政治麻将。
 
以前在大陆上农业社会时代、青年男女差不多都会打麻将、女孩子聚在一起的时候、打麻将又称叫打牙牌、打牙牌就是打麻将、如果家中有女儿、年龄已达适婚出嫁年龄、就有媒婆前来说媒提亲、这个时候未来的准女婿、不知人品如何、再未相亲前、差不多预先安排亲友、与男孩子打一、两场麻将、察看男孩子的品行与品德如何、是否如媒婆说的那么好、一个人的品行好与坏、到了牌桌上就现出原形毕露、如果准女婿牌品好、又懂礼貌、也很斯文、彬彬有礼、所以说丈母娘牌桌上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婚姻成不成功、观察男孩子的牌品一举一动就知道了、所以说打麻将牌品是很重要的。
 
以前曾有的人打麻将、有个原则、所谓原则、就是三不打。
第一是人不对不打、也就是没有牌品的人不打、没有牌品的人要是一直不胡牌、就怪东怪西、嘴上不停的碎碎念、一直念个不停、不是摔牌就是敲桌、或猛抽香烟、烟雾迷漫、搅乱其他人打麻将的情绪、这就是人不对不打。
 
第二是地方不对不打、打麻将的地方也很有关系、不适宜的地方人来人往、甚至于四人打麻将、在一旁观战的到有好几位、有时旁观者、还要插嘴指指点点、乱提意见、也会影响打麻将兴趣。
 
第三是钱不对不打、通常打麻将的人、都是以金钱或筹码作数、如果其中有一位牌友、未带多钱输的无法付款、就必须向人借钱、信用好的人借钱、是没有问题的、若遇到信用差的人、在此情形之下、究竟是借还是不借、非常的困扰、在牌桌上借钱、再输下去的话、不知何日才能还钱、如果不借钱给输钱的人、在不愉快的气氛中、只好就不欢而散收场不打了。
 
对爱打麻将的人来说、也有些许忌讳、比如在麻将尚未结束、正要准备吃饭了、在未吃饭时、对赢家来说、是不愿意先吃饭的、因为赢家手气正在旺盛的时候、若先吃饭就怕手气变坏、相反的输家就说吃好饭后、再继续的打、希望借吃饭的机会、改变手气转好、曾有这样的一句话、是说、驘家怕吃饭、输家怕牌散。
 
所以说打麻将也可看出、一个人的品行与牌品、就知道一个人的性格与人格、对于爱打麻将的人来说、也有好处也有不好之处、好的来说可与好友之间保持连系连络感情、保持友谊、不好之处、有时为了打麻将、斤斤计较、争的面红耳赤、也会伤了和气有损友谊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