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们家是不是要开PARTY啦?”
 
周末正在打扫厕所,收拾房间,儿子又跑过来问。我不由汗然:看我这主妇当的,好象只有请客时才认真打扫卫生似的。
 
唉,我们这代人,好事情总是擦身而过。好容易漂洋过海来到美国了吧,金子没捡着,倒又插一遍队。看国内同学在各种档次的娱乐场所如鱼得水,尽情享受。我们在这美国乡下,除了PARTY,似乎别无消遣。
 
PARTY 上吃喝完毕,就有人吆喝打牌。前些年玩升级,好象有的地方又叫‘拖拉机’或‘斗地主’?与我们学生时代不同的是根据人数用两副或三副牌,增加了一些出牌规则。虽然也有点技巧可言(比如记牌),主要还是看牌的好坏。后来一帮上海朋友带回来一种新的玩法,被我们篡改规则,发扬光大。弄得现在每个PARTY上似乎都在玩这种~~~上海人叫什么‘大怪路子’(不知道是不是这几个字)。
 
所谓‘大怪路子’,我叫它改良版的‘争上游’或者‘大压小’。这个相信打过牌的人都会。一人半副牌,先出完的人胜出。也分组对抗(一般是女的打男的,姐妹们千万别搞错顺序哈:)),同组的人抢了上游又没人做下游就升一级(也是从2开始)。六个或八个人玩最好(三副或四副牌)。人太少没劲;太多大家注意力不集中也很累。
 
 
出牌也有些新规矩。每次只能出一张或两张、三张、五张。四张和姐妹对等都不允许,而且抢到出牌权的人出几张,其他人就只能跟几张直到另一个人抢到下一轮出牌权。就是说,你不能用组合‘炸弹’去对付一张‘王’。
 
五张牌的组合很有讲究:三张配两张的,伊上海宁叫‘三俘虏’。阿拉等‘飞够’了半天,方悟出是老外口里的‘FULL HOUSE’。只比三张的大小,那一对可视作‘强行搭配’凑数。四张再随便配一闲张就是炸弹,可以炸‘三俘虏’以下和更小的炸弹。五张同一个数的就是‘原子弹’了,不过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氢弹’----同花色的AKQJ10,又叫到顶的‘同花顺’,真个是‘倚天一出,谁与争锋’~~~立抢发牌权没商量。那么不同花色的顺子呢?想起段誉论茶花:稍有杂色便就不值钱了~~~这五张杂色顺子就沦为‘垃圾’。WAIT,还有比‘垃圾’还低的呢。那就是五张同花色,但数字不连,我们名之为‘下水’。另外,‘小王’‘大王’都可以做‘百搭’------ WILD CARD啦~~~配同花顺最有用了。
 
这种改良版的‘争上游’,其媚力就在一个‘变’字。首先要在手里的二十几张牌里,变出最佳组合:尽量组装出最厉害的武器。但是战场上风生云起,瞬息万变。你得随时应变:为了支援主力队员抢高地,拔头筹,必要时砸锅卖铁、拆房子卖地组装‘氢弹’;或者根据战况需要把‘氢弹’变成‘垃圾’或‘下水’,以免坐下手的‘敌人’搭顺风车。
 
团队精神才是这种游戏的精华。规则中有一条:如果手上的牌在十张以下,有义务如实回答别人的询问。这个很重要。因为如果你只剩八张或七张,如果那三张或两张是将牌,抢到出牌权的队友送上三或两张,你就有可能冲击冠军。还剩六张的,那第六张多半是‘大王’,只要有人出单张到你跟前,冠军非你莫属。上海人不叫‘大王’叫‘大怪’,所以‘大怪路子’就是这么来的。
 
战斗从此进入白热化。己方战友不惜流血牺牲,拼命送上所需弹药;敌方也众志成城,割肉断腕,围追堵截~~~常常是眼看胜利在望,猛不丁杀出个程咬金,杀手简一撂,大伙儿全傻眼。
 
头筹虽拔,战斗离结束还远着呢。拿冠军的人得意完了就去服苦役:洗牌分牌(不用象‘升级’那样要自己摸牌)。其他人呢,失利一队要重整旗鼓,若能抓住一个‘俘虏’,仍可阻止对方升级,此役大家算是平手。得利方剩下的队员也要互相扶持,争取冲破封锁线,到达解放区,再上层楼。此时双方大都弹尽粮绝,于是乎各显神通,斗智斗嘴,其精彩场面不亚于夺冠拼斗~~~
 
所以玩这种牌,配牌有技巧,出牌讲谋略,再加上心理战,口水战,情急时偷牌扔牌打暗号~~~哈哈,只要配合默契,一手臭牌也有可能获胜的。所有这些花招,还是俺LG水平最高。尤其偷牌技巧,防不胜防。他也曾传过俺几招,可惜俺不是忘了就是不敢使。不过配同花或垃圾的技巧和出牌谋略还是悟到几分,弄得现在俺一出牌就遭到封杀。只好挺身而出吸引敌人火力,让同伴偷袭成功。好多次觉得自己象那手握爆破筒满身硝烟的王成~~~
 
现在比较常在一块打牌的是四家八个人。记得第一次跟他们一起玩时,我和LG惊得嘴张开半天没合拢。一开始出牌,LG的形容:跟摁开关似的。哗一下男的没了风度,女的忘了文雅~~~手指到鼻子尖上,桌子拍得震天响。我俩光顾着笑而忘了出牌。后来朋友解释说:咱在单位不能冲老板拍桌子;回家又不敢冲老婆拍,还不让人在牌桌上拍拍吗?
 
哦~~~~这样哈~~~,来吧!拍啊!谁怕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