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神
旧金山的赌场里,有个人不断赢钱,赌场经理用电脑查询资料,发现此人名叫「高进」,是世界各家赌场极不受欢迎的人物,但厉害的地方是,此人从不出千,也从不拍照。既然未出千,也就无法请他离场,只能要求他、命令他、甚至可以说是拜托他,把赌注从五万块美金改成一千块美金 ( 少赚了五十倍!)。这位油头的高进先生也很识趣,知道这家赌场已不堪亏损,索性把筹码换成现金不玩了。
 
从这可以看出,高进虽然逢赌必赢,可以选择继赢下去,但他在赌桌上的心态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有赢就好」。
 
既然从不拍照,所以多数人不知这位高手是何许人也,只有阅人丰富的经理认了出来:「赌神! 」
 
赌神究竟有多神?在日本东京,与全日本第二号赌术高手上山宏次对赌的两场赌局,可以看的出来。
 
第一场要在已洗牌的麻将中挑出能胡牌的数字组合,除了比识牌的眼力,更要比抢牌的技巧跟速度,高进和上山都能识出哪些是数字较大的牌,但在抢牌的技巧跟速度上,上山输给了高进,也因此输了牌局。第二场比掷骰,上山请菊子小姐代打,如果说第一场比的是眼力,第二场比的就是听力 ( 听骰的原理在华仔的《赌城大亨之新哥传奇》有介绍 )。菊子小姐在未开骰盅时,高进就听出来是完美的六点,因此不吝惜给予掌声。六点已经是最佳成绩了,还有可能比六点少吗?
 
高进想到一种可能,而为了达成这种可能,高进请求换骰盅,并出现少见的严肃表情,最后击碎一颗骰子,以五点胜出。
 
第一场麻将,高进八十万赢了山上的七十九万,第二场骰子,高进五点赢了菊子小姐的六点,都刚好只赢对方一点点。个人认为以高进神人般的能力,是想赢多少就能赢多少,骰子弄破五个变成一点也是可能,但他都选择刚好能胜出的局面,可见高进对赌博的心态还是前述所提的:「有赢就好」。
 
像是好友大岳跟南哥赌钱,高进在一旁吃着巧克力观看(吃巧克力的模样很顽皮,真的很像小孩子),南哥和一群人串通好出千,使得大岳输的惨兮兮,高进想必看出其中的端倪,因此劝大岳离席回家。没想到南哥得饶人处不饶人,用激将法要大岳留下继续玩这场不
可能赢的游戏(从这可以得知赌神和一般赌徒在赢钱心态上的差别,赌神是「有赢就好」,赌徒则是「贪得无餍」)。原本高进并不想参与这淌混水挡人财路,但南哥咄咄逼人的态度使得高进看不下去,既然对方欺人太甚,也就不必跟对方客气,决定亲自出马会会(或者可以说「教训」)这几个老千。
 
赌桌上除了比运气、比牌技,还比演技,不管底牌是大是小,始终笑嘻嘻且一付自信的表情,外加轻松加重注的气势,使得南哥不敢贸然进攻,整赌局结束后,高进赢了九百万,还是让赢千万的南哥有赚头(有赢就好),并劝告南哥「得饶人处且饶人」。
 
在赌桌上混了这么多年的高进,像南哥这种输不起的江湖人物早已见识过,也晓得他们接下来会采取怎样的动作,因此高进选择火车作为回程的交通工具。所以,赌神不只牌技如神,料事也如神ㄚ!
 
既然得饶人处且饶人、有赢就好是高进的赌钱心态,为何还费心设局让新加坡赌王陈金城蹲苦窑呢?原因在于出卖堂哥并污辱堂嫂的「高义」。高进在跟陈金城的赌桌对决上,最后掏腰包拿出自己在瑞士银行的本票下注,只因他认为:这已经不是上山先生的复仇而已,他自己也要为爱妻复仇。敌人残忍在先,自己也就会不客气的反击。
 
高义曾说陈金城阴险,这简直是是五十步笑百步。陈小刀三番两次提醒吃他、用他、住他但却不认他的赌神,高义想杀他,以高进的江湖经验,想必也对高义起疑心,但因时机未成熟,所以先不动声色,以免打草惊蛇。一直忍到与陈金城的赌局上,用计借陈金城的手解决高义,不仅让陈金城背负杀人罪名,也让出卖自己的堂弟自食恶果。这个一举两得的计谋看来容易,但实行起来,如果没有深谋远虑且沉着冷静的头脑,是不可能达成的。
 
所以,高义曾不屑地说:「赌神,你以为他真是神仙吗」?没错,他不是神仙,但不可否认,他真的很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