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魔术大输,我也认赔二注,本来就心存侥幸,赢回来的钱输了就算,财来财去一啖笑,由此想到的是所谓赌博的问题。
 
所谓赌博,老人家说十赌九骗,从前认识过一些江湖老千,说的是任何赌博赢钱机会最多也少于一半,赚钱全靠运气。
 
举赌大小为例,每骰子六点,一半算小一半算大,感觉赢输公平,机会一半一半。其实三颗骰子相加最小是3最大是18,4-10七个数字算小,11-17七个数字算大,3和18是围骰,216种骰子组合中有6组是围骰通吃,大小通赔,即庄家每三十六次必定赢你一次,赌大小连赢三把算你好运,长赌必输。
 
赌麻雀,长期的友谊竞赛,不是老朋友最好不要盲冲冲跳下去玩,长期的友谊聚会最后下来是四个人技术(包含运气)都差不多,结果是你每局赢出的机会是四分之一,长期下来最大可能是平手,增加友谊,浪费时间。
 
赌百家乐,跟赌球一样,赢输付最少的佣金给庄家,两边筹码进去共200元的话,出来就少了5%约十元,赌金二千元,分二十次每次一百元下注,赢了十次,最后得回一千九百元,愈赌愈蚀。
 
在没有情绪因素的数学环境下已经吃亏,加上情绪因素想赢钱就千难万难,例如: 
 
  1. 你不会只赌一次,入棺计算,一定是长赌
  2. 你总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或独具慧眼
  3. 搏命钱你关心则乱
  4. 娱乐钱就爱耍脾气
  5. 难改心头好,也难改心头恨
 
例如第六战我赌魔术,魔术客场只受让3.5分,总体实力不利,1赔1.77赔率毫不吸引,此还未包括NBA联盟「出老千」取消了Perkins的第七技犯,让其如常出赛,不利理由一堆,但问题是我有更多理由睹魔术胜:
 
  1. 我又不是专业赌徒,大家都想赢,我何必理性
  2. 本来就捧魔术,这场不赌魔术可能就再没机会
  3. 正在赢钱,用利叠利或者是没有赚而已,伤不到本
  4. 赌波士顿赢何等没趣,赌魔术赢了可以再自吹自擂两天甚至一年
 
寻求理性不要去赌钱,即使专业赌徒搏命演出,数学上加入庄家因素也是失利,不讲理性去赌钱,则打定必输之数必赔之额,反而开开心心。
 
讲起十赌九千,平常人常觉得所谓千术就像戏剧中表演魔术杂技一样偷章换牌,其实所谓千术五花八门,大多是常规以外的条件因素,例如读了前天<打擂台>香港苹果日报专访,梁小龙说泰国仔或以前的香港穷青年,上擂台打不赢就没有饭吃,你说富人或中产阶级打不打得赢穷人?在美国的体育世界,早期黑人当道,关键也是如此,你为胜而胜,我为活而胜,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你心中是业余或职业运动,对方视为生存之战场,其实你上台时已经被「千」了。
 
少年好胜,好打「文擂台」,到街边象棋摊打擂,庄家在路上布了十个残棋阵,上面大字写明:「十元一局,红黑任挑,红子先行,和棋红胜。」看了半天略有把握,庄家向你一笑:「哥哥仔,试试看,很容易。」我摇头。「学生价,收你五元。」一试,三分钟被杀,想二十分钟再试,又死,换边,又死,一个下午输掉十五元零用钱。回家再把棋局拆通透,选红色再试,又输,原来那庄家把一只边卒偷偷放前了一步。想要再来,庄家说「这局不玩了,改玩别的吧。」
 
年纪大了点,知道残局人家都拆通透不知几千次了,赌全盘才有胜望,年轻气盛不用别人让,赌平手先行,读书郎每日看报纸连载又买棋谱新书,布局新颖奇招百出,江湖庄家功力深厚,下棋老练沉着,沉着沉着,一步比一步慢,点根烟,二十分钟就不到二步,我大占优势,却心急如焚赶回家,催他:「你快些行不行?」老庄家一笑:「赌钱开饭,急不来的...」又下了三十分钟,耐不住,认输赔钱走人。人家是开饭钱,你是娱乐钱,人家闲着就是闲着,当庄家更可以同时应付十盘棋,你却有十件事等在后边要做,结果盘面是公平竞赛,却被千了时间。
 
大学时一好友沉迷赌马,逢周三夜马周末日马赛事,一星期两场,周一晚出排位,周二出赔率,周三夜赛,周四分享心情,等排位看晨操录影,周五又出排位赔率,然后第二天下午比赛。周周如是。室友聪明,所算每接近,每月都赢大钱一两次(约数千港元),输钱不吭声。
 
如果要理性的赌,就做庄家吧,但庄家基本上是经营生意,不是赌博,一切营运都在计算之中。
 
所谓赌博,一生回头,发现输最多的其实不是钱,而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