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
温刀呈现三缺一的窘况
是史上最寒冷的春节想到都鼻酸
年初三时三个朋友出来吃饭,饭后想缩这不是江湖人称的三缺一吗
再找一咖就有一桌了这时不是该努力一下吗(毕竟我平常都一缺三,实在没什么好努力的)
于是打给吾友老头约打牌
没想到被他拒绝了,求欢被拒真是世界上最没尊严的事
这个春节我体会到朋友真的该多交一些友情人人都需要友情。
 
初四下午在家闲得发慌江姊来发通告
休纠晚上来去老头家怕白,如果我在酒吧就会起立敲钟请全店喝酒吧
终于有人约了啊~~(转圈)
因为对手很强,有老头他爸老头他哥老头他姊
老头都已经老成酱了(据说虚岁四十有七)那他哥和他姊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在我来看已经是赌博神人的老头听缩前几天惨输他们八千多元
所以我决定打100/20的,并在上牌桌前先翻了一下皮包确认
没有个万儿八千或一张瑞士银行的本票,实在不敢跟这些老千同桌
先说鄙人牌技很差打牌超慢,是一年只打一次的人
而且都跟家人打,很少有遇到外人的机会(虽然我娘说跟我打会辱没了她)
那天真是剉得不得鸟
第一圈我没上场,光站在旁边就觉得很有杀气
老头他姊丢牌超快,是佛山无影脚的牌桌版我都看不见她丢什么
然后他哥打花牌,完全不照顺序摆到底是为了什么哇马 栽
据说是因为如果排得太整齐,敌人会根据你抓牌出来丢的方位判断你在听哪张牌
这真是我无法理解的世界
我可是会因为组合成功又怕不小心丢错,会把牌三个三个隔开来放的人
轮到我上场时旁边的人看不过眼,叫我把牌排紧
于是发生了吃九万丢六万情事惨被众人醮
当下我不懂为什么吃九万丢六万要被算成相公
相公明明是牌数有多或少不是吗
我明明没有啊(左手背拍右手心)
还有我实在没有能力去管别人丢出什么牌,而且我以为大家都是酱
但其实不然
其它三个人一直在注意我丢什么,甚至ㄟ荡精准的说出我上轮及上上轮及上上上轮打出了什么
他们是不是有毛病
下次再有人说现代人都自扫门前雪我绝对不同意
请他们来牌桌旁看看吧,大家明明超关心别人的啊
老头他哥甚至每次都能猜到我在听什么好神
该不会我一走他就拆下赌神那种隐形眼镜吧
 
不知道大家心脏为什么都这么强
我胃弱,没有办法承受同时听三个以上这种事 
像我妈就会说听八个洞什么的真的吓死人
不过我觉得打牌其实是靠运气不是牌技
因为强敌环伺鄙人竟然最后还小赢320 
听说事后老头他哥对输我这种人很看不开
我想会打的人最怕遇到像我这种打的没有道理的人吧
就像食神里说的:我真的猜不透你啊啊啊~~~
 
后记:
为什么吃九万摸六万会被算相公之谜人妻宝帮我解开了
他缩因为这是件毫无意义的事
所以大家会觉得我是不想摸牌
不想摸的原因是我可能看到那张是个大字或烂牌故意要下家摸
于是合理的怀疑我有作弊这样
大家也想太多了,其实真的是看错啊~~~
如果手上有七八万,看到上家丢九万担蓝会有大叫“吃”的冲动啊
而且丢六万其实比较险耶,六万跟九万比怎么说六万都比较好不是吗~~~~
还有那局最后我单钓红中竟然让我胡了嘿嘿
这份感动我把它放进歌里就在开头那个影片中(感谢网友萧种瓜献唱,没影像是正常的那只有声音,这是美声版,这里还有另一个激昂版的,不知谁唱的就是)
我觉得我好强哦,但昨天人妻宝说我胡红中很坏
奇怪了他们一直在注意别人就不坏吗!!!
 
听到抓几剩几总是让我肃然起敬,这实在太难了
所以术语方面我教大家一些入门的
行走江湖时记得要用术语免得被欺负啊
一筒=大饼
二筒=奶罩
七条=总统府(要用台语宗通户比较杀)
八条=麦当劳
九条=搂齁(下雨)或呷咪柳(吃面)
丢出好牌时要跟下家说有甜的←私以为这时在激怒人,听了超美送
剩下的我想不吃来了,请大家提供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