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
第一次打牌的经验,其实是我那以前不苟言笑的刘老爸跟每天都在笑的刘老妈教我跟刘小妹的! 
因为那时候老年痴呆症突然很夯,大家说,应该要多打麻将动头脑,才不会得老年痴呆症.. 
所以妈妈从台湾带了一副麻将,到温哥华,大家开始学打麻将
可是咧,我那从来只有在电脑上打过麻将的刘爸爸妈妈,根本就也不是很了解麻将的规则呀! 
抓牌要怎么抓都搞不清楚,只知道好像是跟拿牌反方向.. 
不过,我们就也这样玩下去了... 
好像,从那个时候我就" ㄉ ㄧ ㄠ ˊ丢"打麻将了! 
觉得真是个好玩的游戏呀!!!! 
 
接着隔了好久都没有打了... 
因为有一次大表哥来家里打牌..他一个人对爸爸,刘小妹跟我...可以连到十几... 
好像连的很无聊....而我也被他连到挫折感甚重.... 
从此以后,只打电动比较好胡!!
 
然后回来台湾工作,某天到同事家喝酒打麻将...没有睹真的... 
那时候还只是在暧昧初期阶段的北哔,会帮我砌牌,然后在旁边教我打,加上我的神奇手气.. 
简直可以杀遍天下无敌手呀! 
后来,跟北哔在一起了,在北哔家跟现在的婆婆还有小姑"学习"打牌... 
每次在牌桌上的时间,就是我们聊天的好时光呢! 
所以...打牌似乎变成我们现在的休闲活动! 
每次我们铁三角(婆婆,小姑,我)说要打牌,其他两位(公公,北哔)会禁不起我们的"软硬兼施撒娇术"陪我们打到断手筋~ 
现在每次回台北,就会抓住机会打打牌,聊聊天~ 
 
这篇blog..我只是要说:     我们不是赌鬼~
 
结语:打麻将真是促进婆媳感情的好管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