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
  一天,我在荃湾乘四十号巴士,甫一上车,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学生,大声说:「哎呀!看到了和尚,今天不能打牌。」引得半车厢的人注视那孩子,同时也看看我这个着僧服的所谓和尚。这使我感到非常困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识得打牌吗?「打牌」与「和尚」又有什么关系呢?于是我问那孩子:「小弟弟,你识得打牌吗?」「识得啦!」他很神气地回答我。我再问:「看到和尚为什么就不能打牌呢?」他一时表现得非常尴尬,说:「人家都这样话啦!」我再问:「你爸妈有没有话过?他点点头。再问:「老师有没有这样话?」他说:「有时啦!」
 
  我们从以上那个小学生的几句对话中,可以推断出香港目前的社会、家庭和教育的一般情况。香港是工商业发达的都巿,人人生活在紧张的环境中,每日赶车、上班、工作,没有一刻不是在紧张中渡过,然而卽使是消遣,也要选择紧张剌激的玩意,很少肯利用自己的脑筋作思考性的活动;至于明了是非,审察真理,更是谈不到了。就拿「打牌」来说,四个人打牌总是有输的,有赢的,与和尚又有什么关系呢?输的人都是看到和尚才输的吗?
 
  「和尚」,本来是对出家人的一种尊称。时间久了,相廷成俗,「和尚」一词成了对出家人的通称。一个出家人,无分男女,每天最少有两次在佛前祈求风调雨顺、人民安乐、世界和平。请问社会上还有那些人每天发这样的心愿?这样的和尚们,难道说对社会有害吗?妨碍到打牌的人吗?其实在这个功利主义的社会,出家人天天为大众祈福的利他行为,乃属于圣贤之流,赌博输赢更是与出家人无关。世人无知污辱和尚造无间重罪,并且教导子女,岂能不常行恶运?当知善行得乐,恶行得苦是自然法则。和尚茹素,持戒修行是善良的表征,看到和尚起瞋恨心,口出恶言,就是向恶,因为在你心识中已存下了恶毒的种子,常常如此,恶性必然增强。一旦遇缘爆发,家破人亡是当然的报应。自己造罪还好,尤其不应该在有意无意之间,影响到子女。儿童懵然无知,只是有样学样,处处模仿大人的言行,不知不觉中成了习惯,习惯成自然,不问是非,不研究道理,只知道看到出家人就倒霉,会行霉运。但是造恶业,遭罪报却不知道。更可怕是身为师表的教员,不知身教之重要,随便在学童面前,大叫「看到和尚,不能打牌了。」在孩子面前提到打牌,已是不该,况导以迷信,促使造业。果有此类教书人,实误人子弟。
 
  香港人多地少,各种循环频率增加。大家所造的恶业,很快辐射成团体的共业,所以天灾人祸日有所闻。诚恳希望家长以教子弟,师长以教学生,不得出口污辱与世无争的出家修行人,并且教之以处世待人的正确态度,以免个人遭殃,且殃及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