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扑克牌来,由来已久。相传在秦末楚汉争斗时期,大将军韩信为了缓解士兵的思乡之愁,发明了一种纸牌游戏,因为牌面只有树叶大小,所以被称为“叶子牌”,有两个手指大小。长8公分,阔2.5公分的“叶子牌”,用丝绸及纸裱成,图案是用木刻版印成的)。据说这就是扑克牌的雏形。到了十二世纪,马可.波罗把这种纸牌带到欧洲,引起西方人的兴趣,玩法多种多样,扑克牌大小不一。以我国来说,社会流行的扑克牌,一般比手小些,呈现长方形。每副扑克有54张牌,方片、黑桃、红桃、草花各13张,外加大王和小王。
 
时下,在街头巷尾,或是公园,或是树荫底下,四个人席地而坐。稍讲究点的,自带小马扎,围在一起,拉开架势。旁边还有三五个巴眼的,热热闹闹,好不惬意。以我们辽西为例,大体有这样几种玩法:升级、勾鱼、百分、掐一、填大坑、抓娘娘等。以升级为例,一般从“3”打起,一直打过“尖”,这一“窝”打成了。再打时,从“3”重新开始。不管农村或城市,很多老年人,都愿意玩,且玩得专注,一旦对家出错了牌,真像来房来地似的,噘着嘴,瞪着眼,嗔怪地说:“呵呵!有大王,‘窝’在手里,臭了!臭了!”对家红脸嘟嘟,甚至强辞多理,一再解释。倘若“抠”(下台)了对方,竟然像小孩子似的,做出胜利的举止,喜形于色,赫!比中了状元还高兴。
 
玩扑克牌很上瘾的,有的连轴转,直至肚子咕咕叫了,方站起身来,拍拍身上尘土,嘻嘻哈哈地说:“不玩了,回家吃饭去了。”他们在玩扑克牌中,收获了快乐,放松了心情,无后顾之忧,可以说,对身体有利而无害。不过,有些老年人,沉湎于扑克牌,当成了“职业”,甚至有赌博之嫌,那就不可取了。我觉得,玩扑克也好,搓麻也罢,都应该有度,且不得贪玩。甚至连家都不顾了,那就不可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