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自小就从公仔箱看赛马(当然是看骠叔节目),近年的暑期往往在网上讨论区看到不少赛马话当年的贴文,特别是说及多年来的马王,就既兴奋又感慨,兴奋的是有爱赛马的同道中人(如遇意见相近的当然就更兴奋),而感慨的是光阴似箭与朝代更替。
 
最明显给我朝代更替感觉的,就是马会似乎致力洗刷赛马的历史痕迹,其中最明显不过就是取消历史悠久的大赛,百夫长锦标、啹喀锦标固然不见,华商会杯、皮亚士杯等也大幅贬值,另创作出一堆名字没有美感又相近的杯赛包括精英碟、精英碗、主席锦标、沙田一哩锦标、一月杯等作二线大赛,香港冠军暨遮打杯虽为三冠赛事,但地位似乎已不如另外两个。
 
我不敢说马会要去掉英国统治的历史痕迹,毕竟今天还有女皇杯、女皇银禧杯和皇太后纪念杯,妇女银袋赛也无厘头地(或有厘头地因商业利益)升格,但无谓且不必的更改则明显,前面的什么碗碟固然是,好好的主席奖,则强加短途两字(难道有主席长途奖要以兹识别?好在董事杯还没有叫做董事一哩杯) 。前身为啹喀锦标的新马短途锦标去季就作古了,原有的三大新马大赛,即啹喀锦标、沙田银瓶、快活谷银瓶,连同自购马大赛,若不是改制便是取消,马会终于完成大清洗。 
 
***
 
后记(数月后):新马短途锦标未算玩完,在新马季季初开设一项跑千四米的新马锦标,让去季的新马(还算是新马吧)参加,代替原有跑千二米的新马短途锦标,总算保留一项让每届新马跑的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