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九
    我闭上眼睛,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你什么也看不见,你的日子怎么过?
 
    眼前漆黑一片,耳边是赌徒们噪杂的叫声,只过了两三秒钟,黑暗所带来的恐惧吓得我赶快睁开眼睛,望着灯红酒绿的赌场,长长舒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念叨:谢天谢地,自己眼睛好好的。
 
    扭头看坐在我右边这个戴着礼帽和墨镜的老人,他脸上依旧洋溢着微笑,那微笑不经意得感染着我,让我虽然输了钱,依然觉得生活很美好。同桌的其他赌客似乎没我这么坦然,一个个疲惫紧张,愁容满面,眼睛只盯着自己的筹码和发牌员的手,没人注意这个老人。发牌员麻利地砌好骨牌,挥一下手,等着赌客下注,我忙问老人:“这次你要押多少?”
 
    “帮我押25块,谢谢”,老人轻轻地说,声音有些沙哑,但带着一种磁性,很像是台湾歌手郑智化唱《水手》那首歌的声音。
 
    25块是一个绿色筹码,我帮他把筹码放进赌注圈里,另外几个人也都已下注,有的下50,有的下100,有的下200,还有一个中年人,看样子象是唐人街哪个中餐馆的小老板,比较迷信。每次下注,总要在一摞25块的绿色筹码之上,放一个五块钱的红色筹码。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最顶端的这个筹码就是一顶帽子,戴红帽子黑帽子都可以,但不能戴绿帽子?我暗自好笑,想跟他开个玩笑:你在这里赌得昏天黑地,你老婆说不定正在家里给你戴绿帽子呢。
 
    发牌员发完牌,老人整理一下礼帽,又扶了一下墨镜,然后很熟练地将四张骨牌捏在手里,手指慢慢滑过骨牌表面,不时地用力来回搓揉,靠手指的感觉来判断骨牌的点数和排列方式,确定是什么牌,然后决定如何组牌。
 
    老人的这个组牌过程比起那几个用眼睛看牌的赌客还要快,摆好牌后,他一脸兴奋地对我说:“这次抓了两对好牌!“
 
    “是什么?”
 
    “一对天牌,一对人牌。” 老人说,然后问我,”你知不知道天牌的12点和人牌的8点代表什么?“
 
    “不知道,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这些点数有什么意思?”
 
    “牌九骨牌最早并不是用来赌博,而是在酒桌上行酒令用的。古代的文人墨客豪门大家饮酒作乐,很多用牌九作引子,写诗作词,唱小曲吹小调,只是到了民间凡夫俗子手里,才完完全全变成了赌博工具。”
 
    “照你这么说,牌九是文人发明的,不是赌徒发明的?”
 
    “谁发明的我不知道,但是发明牌九的人一定很有学问。我刚问你天牌的12点和人牌的8点代表什么,是因为牌九的每一张牌都有个特定含义。比如说一张天牌12点,两张共24点,象征古代历法一年中的24个节气,地牌一张两点,两张共四点,象征大地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人牌一张八点,两张共16点,象征忠信仁义,理智廉耻,是非善恶,恻隐辞让十六项为人处世之道德。”
 
    小小骨牌有这么多说法,我真是没想到,看看周围这些赌徒,有几个知道忠信仁义理智廉耻是非善恶恻隐辞让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人趴在我耳边小声说,“来这里的人,脑子里想的只是钱,眼里看到的只是几个圆圈,谁会用心体会每个圆圈所象征的生活意义?”
 
    “鹅牌的四点象征什么?” 我有些好奇。
 
    “鹅牌一张四点,两张共八点,象徵八个节日, 这八个节日是春節、元宵、清明、端午、中元、中秋、重陽、冬至。你要是读过红楼梦,应该记得红楼梦里《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那一章,鸳鸯做令官,就是用这些牌九骨牌行令,在座的每个人根据骨牌名称点数,或说一个节气,或说一句成语,或说一句俗话,或说一句诗词歌赋,说错或说不出来的罚酒,哪像今天的人喝酒,除了干杯以外,只知道黄色段子。”
 
    我听了他的话,有些尴尬,讪讪地对他说:“今天回家,一定把红楼梦找出来,好好读一读。”
 
    又玩了一会,老人说该走了,收好筹码,拿起放在旁边的一根长竹杖,竹杖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击打着地面,带着他在人群和老虎机之间串来走去,看着他的身影慢慢在灯火之中消失,我突然想起一个人,一个眼睛看不见,却曾为中国老百姓带来一线光明的人—陈光诚,他现在怎么样了,  可有闲心到赌场消遣放松一个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