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
春节时,免不了要和家人打一下卫生麻将
 
其实我觉得打麻将很浪费时间,常常打了好几天之后,结果总是没输没赢。
 
拿打麻将的时间去加油站打工,可能早就赚到打麻将所赢额度的好几倍。
 
因此严格来说现代人打麻将是为了联络感情,不是真的想要小赌怡情、大赌致富。
 
 
说起来人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总要透过什么活动来激发内在的感情,没办法只是单纯的直接进入「沟通」行为,家人之间不直接开家庭会议,却是总要间接的借着某种场合或娱乐、节日,才能表达一些平日理论上就应该告诉彼此的感受。
 
可能是怕直接切入主题太严肃吧,人们总是需要在彼此之间先置放一些缓冲的软垫。
 
 
打麻将与看电视,就成为了人们「间接」沟通的好帮手。
 
只是一边聊天一边要注意有没有放炮还蛮辛苦就是了。
 
 
麻将的规则设计的很复杂,动不动就「加台」
 
大字一台、杠一台、庄家一台、连庄一台、花一台,如果什么都没有,居然门清也一台、(有的是海底也一台) ,日本、台湾与香港、韩国的规则也都差很多。
 
 
这样的设计似乎可以增加牌组的豊富性,还有胜负分判之后的戏剧性。
 
除此之外,麻将还有一些规则很特别
 
  • 如果可以胡而不胡,下一轮才可以自摸
  • 自摸的那张牌不能先放到自己的牌组里面
  • 庄家连庄时可以累积的台数最高,但倒庄时受损也最严重
  • 听错牌而误打枪,就晋阶为相公,失去获胜资格但还是要陪玩
  • 拿牌的顺序与出牌的顺序不同
  • 为什么一定要从东风东玩到北风北才算玩完呢?打十六局也太久了吧? 
 
流派与游戏规则之变化多端,可说没有其他游戏可以与之比拟. 
 
很多麻将「大师」都说可以从别人打出的牌来得知对方听什么牌,增加获胜的机率,因此他们一直在盯所有人打出什么牌,知道对方吃了上家的什么牌也可以知道在听什么牌。
 
结论就是---一直在看别人打与吃什么牌的人,比较厉害。
 
我觉得这种说法有点自作聪明
 
因为
 
  • 对方打的牌可能是弃牌,跟听什么牌无必然相关。
  • 对方吃了某种牌可能刚好满对就去听其他牌色的牌,因此吃什么不代表就会听什么。
  • 打出去的牌也可能因为某种情况下再度需要这张牌。
  • 太在意别人的牌是什么而影响了自己的步调,反而会显得畏首畏尾,前后失据,最后得不偿失
 
这让我觉得,麻将里,或许还真的可以看出人生的智慧
 
  • 每个人在这塲世界麻将的多变数中,都会归纳出自已自认为的必胜公式,但其实这个公式可能是不存在的,或许人们只是需要一种信念来继续玩这场世界麻将。
  • 你的计算也在别人计算的共变数里面,因此取中间值会是最稳当的。
  • 很多规则乍听之下言之成理,但深究会发现是莫明其妙,文化就是这样因循沿袭的,而规则的制订是为了建立一种框架,人们在这种框架里获得某种形式的限制与自由,打破规则,并不是就会比较公平,而只是得到另一种限制与自由。
 
  (例如不同派别的政治理论就是彼此相生相克) 
 
  • 为了将庄家拉下台而放弃胡其他家牌的机会,最后导致了两种可能,一种是终于让庄家倒庄,一种则是让庄家再度又自摸,死得更惨,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 人生就是在胡牌与自摸之间,困难的抉择,不管结果如何,一个人就要认命的活在 当下才是。
 
最后,我发现人最奇怪与有趣的一点就是
 
明明已经知道结果了,干嘛还要再摊开还没打开的牌,去确定自己失之交臂的自摸呢? 
(这种行为就跟踩到狗屎,还用鼻子确认一下到底会不会臭一样白痴…) 
 
 
最后我来发表一下麻将获胜小公式。
 
因为我不是赌神,平常也厌恶打麻将这种浪费时间的娱乐,因此提出最不伤脑筋的胜利秘诀,大家参考看看。
 
 
  • 大字的数目最少,因此先舍弃的牌必是大字
  • 只要是两边的极端牌便优先舍弃,而愈中间的牌愈要保留,例如一索与九索是极端牌只能听一边,而五索与六索是中间牌,可以听两边,其组合机率最大。
  • 注意一下别人的碰与对或吃都是什么牌,尽量不听人家已经出过的牌色。
  • 尽量选择同一牌色的牌来听,制造出最大的组合可能性。
 
印象中,听四五六七的索、筒、万获胜的次数比较多,这似乎暗示了愈靠近中间的牌出牌的机率比较大。
 
  • 有趣的是,如果大家都照以上的规则来玩,那么反其道而行的成功机率比较高。
 
更复杂的计算方式我就省略了,因为打麻将不用打的那么辛苦,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情形,我们实在看太多了。
 
 
这就是麻将的智慧,值得好好去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