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
这幅麻将是我去槟城旅行买的
打麻将
而这幅麻将是我去香港旅行买的
 
我没资格谈卫生麻将, 因为我更本不会打麻将。
 
你说好笑不好笑, 更好笑的是我竟有两幅麻将, 真是滑稽。哈哈, 说了也没人会相信。
 
学打麻将是我退休后最想学的一样玩意儿。
 
听说打麻将,不但可以打发时间, 同时可以使你退休后的生活圈子加大。 最重要的是它可以锻炼我们的脑,那么老人痴呆症就没那么早拜访你啦。
 
小时候,我家隔壁是间茶餐室。 从前的茶餐室可以打麻将的。 我小时候, 时常去检火才盒和香烟盒,拿来做家家酒(masak),那个年代,我们的玩具,全部都是免费的,自己检的。
 
所以我时常会去茶餐室,同时也看大人们打麻将,从中大概也明白一点点的玩法。
 
如果我要学的话相信不会难倒我,只要用心学, 应该没问题, 只怪我现在没心学。
 
但总有一天我一定把它学好,只是时机未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