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赌了约750个赌场,遇到10多次赌场出千。大部分赌场不用作弊已经赚很多钱。会作弊的赌场大多生意不好(恶性循环)。
 
1.韩国
 
我在韩国遇到两次赌场作弊。一家是南韩最北的雪岳山公园赌场。
 
a.雪岳山公园赌场1995年大部分韩国赌场都将我列入黑名单而这家赌场仍愿给我退佣。我带了几个人头杀去。我带一桌助理小林带一桌。不久团友小邹发现一名荷官发第二张牌,他将荷官的手按住并查看荷官是否戴有色隐形眼镜(辨识牌背暗号)。赌场否认甚至将牌盖章给我们带走检查。赌场又采用不规则开牌策略作弊:有底牌赌场庄家应该固定开第一张牌而该名庄家有时却开第二张,原来她偷看第一张牌,若第一张牌不是A或10点牌,她就开第二张牌将第一张牌做底牌,如此做法增加庄家面牌的大牌率影响赌客打牌策略增加输率,例如庄两张牌10及6,开10赌客15、16投降,12、13加牌开6赌客不投降。
 
我们揭发她的不当行为,赌场经理承认她做得不对,指示她固定开第一张牌。荷官还不服气声称她有选择的权力。
 
在我们的抗议声中赌局进入正常状态,我们扳回不少,一日助手小林单独上场1小时输了4000美元。他说牌很奇怪,明明算到大牌剩很多庄家补不爆。
 
我单独上阵一盒果然算到结束真数24的不正常牌,4副牌剩一副不打流水数正24!
 
庄家按例把剩牌盖X摊开检查是否有牌掀开。我发现剩牌是30多张(应有约50张),立刻警觉牌不对,可能少了十多张大牌。
 
我当年经验不够,同伴包括小林都在地下室唱卡拉OK,我只一人,我震惊得跳起来指X牌要求验牌。
 
荷官镇定得把牌收齐拿走。我傻在那X看X她把牌拿到经理桌后,假装拿橡皮筋绑牌(实际把牌补齐)再把牌拿回来。她甚至恶人先告状说她不满意我们挑剔她们作弊。如果牌没问题我们不可以继续进行赌局。
 
我知道她已经把牌补齐只有放弃查牌,我们用新牌重来战局,随时保持桌上有人不让赌场有换牌机会,终于扳成不输。
 
b.西归埔KAL赌场
 
中秋节我带一团人去济州西归城KAL赌场(现已关闭)。开赌不久发现牌不正常。原来赌场将新牌不抹直接对洗,令大牌集中增加赌客输率:新牌有8张10点牌在中间。对洗后成为16张再对洗成32张,大牌区所有人都是20点,小牌区10点牌只有正常牌的一半。
 
我把切牌卡切入大牌区中,试图让牌散开,牌较正常后赌场立刻换新牌。
 
我向赌场华籍经理抗议,他说我们不高兴可以去打百家乐!
 
c.济州Crowne赌场
 
台湾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哲男在这家赌场输钱赖帐。他赌博的照片被曝光报复。我的几位算牌朋友看到这家赌场明目张胆对小(观光)赌客作弊大惊小怪。他们没赌匆忙离开回到住宿赌场发现被通报为「行家」禁赌。
 
2.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赌场多监督少作弊猖獗,赌规好似是赌游好去处只有自求多福、火中取栗。
 
a.波哥大Gran赌场
 
这家位在Tequendama旅馆的Gran赌场最恶劣用好赌规吸引人再举报。我与M在波哥大会合同赌。我们有两个选择。Gran赌规好,Jack Rock有鬼牌。
 
我们认为Gran较好……对A可早降,同花B5赌两倍,基本策略平均有1%胜率……于是集中打它……连输5天共输约1万美元。第六天M终于发现荷官发第二张牌作弊叫我注意。我看太明显被赌场禁赌,最后一晚我们转攻Jass Rock赢回1万美元!
 
b.波哥大Hi-Star赌场
 
买码多送5%筹码,但几乎把把输。
 
c.Cali Gran赌场
 
被波哥大Gran赌场作弊几年后我们在Cali又与Gran赌场相遇。赌规又是奇好,早降加上五龙,基本赢率超过1%但很快输1000多美元。我才注意到两家赌场同名:果然是同一集团。
 
我于是叫小C专注X荷官发牌动作。荷官原来左手一直放牌上(牌上有记号可以辨认?)小C的大动作吓得他不敢换牌,牌局恢复正常我们很快,把输的钱赢回。
 
d.Baranquilla Caribe赌场
 
这家赌场原来是Aladin赌场妹婿开的后来卖掉。卖掉后我被禁赌。同行去赌发现明显发第二张牌作弊。
 
3.布拉格Royal及Henry(Alek)赌场
 
我与小C第一次到布拉格时在Royal及Henry赌场遇到不正常牌输不少。后来在赌博论坛上看到有人说Royal赌场对以色列赌客作弊,赌城门口发生手榴弹爆炸赌场被关。
 
我们第二次去时小C去Henry(改名Alek)打发现一名女荷官动作奇怪。她想起在Cali Gran赌场的经验于是盯紧她发牌动作。女荷官十分不安问她为何紧盯她的手,小C说:「妳心X有数。」女荷官叫别的荷官发牌,牌恢复正常,小C扳平。
 
4.日本地下赌场
 
台湾赌场挤客利用日本六本木地下赌场招揽台湾赌客(骗说是合法赌场)。
 
我上当前去大输,几乎所有台湾赌客第一晚都输光。
 
我怀疑荷官发第二张牌作弊。
 
5.西伯利亚伯力赌场
 
我被拉到西伯利亚伯力一家赌场面对与日本同样的韩国荷官。我们要求换荷官被拒,说:「俄国荷官『技术』不佳。」我不服气硬打大输。
 
6.斯里兰卡Ritz赌场
 
一名胖荷官牌不正常,第二次去又叫来对付我们。我怀疑他发第二张牌作弊,赌场后来倒闭。
 
7.拉城四后(4 Queen)
 
美国赌场许多荷官会算牌,四后赌场两副牌不放切牌卡。荷官可以选择洗牌点。若荷官会算牌可以在牌对赌客有利时早洗牌,反之慢洗牌,赌客输率增加。
 
这种选择性洗牌(Preferential Shutfling)改变赌客正常输率但难以证明。懂算牌的赌客可以回避,不懂算牌赌客……活该倒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