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麻将
  我是眷村人,我知道村里有不爱打麻将的,却少有不会打麻将的;天天耳濡目染,就算没上过牌桌,也知道麻将要怎么打了。
 
  打麻将,往往与「赌」字脱不了干系,这是很多人不愿意打麻将的原因。我也不爱赌钱,赌技差,赌运也不比人强,输多赢少,这很没意思;但我却有固定的麻将搭子。
 
  我们平均一个月约一次,每人出2500元赌本,不论打多少圈,不论手气有多背,最多就输这2500元,麻将术语叫「逛花园」。牌局散了顺便聚餐,就由当天的赢家请客,牌桌上失掉的,餐桌上讨回来,所以赢了并不算赢,输了并不算输。
 
  牌局中,我们也顺便聊天、闲扯、互揭疮疤,也常常笑到忘记打牌了,所以我们四个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现在轮到谁摸牌?」
 
  我们四个人的牌技都一样烂,因此不会发生恃强凌弱的情形,然而我也遇见过麻将高手。我的岳母就牌技高超,但怹不跟我们这些晚辈打牌,怹说我们面前的麻将牌都是玻璃做的,谁等什么牌?谁听什么牌?怹一眼就看穿了。
 
我的一位朋友也是牌技高超,有一回和他同桌打牌,被他猜中我只要吃了五万、碰了东风,就糊牌了,所以他就一直扣着这两张牌不打。到了非打不可的时候,他先打五万、后打东风。
 
  我问他为什么不先打东风、后打五万?他笑得好得意:「你坐我的对家,先打五万、你吃不到,再打东风、你顶多碰而已,没事。如果我把顺序倒过来,你碰了东风、再糊五万,我就放枪了。」
 
  我又问:「既然知道我吃不到你的五万,为什么一直扣着不打?」
 
  他说:「如果我早打了,我的下家往往会跟着打五万,你就吃到了。」
 
  我再问:「如果下家果然跟着打,五万被我吃到了,你会怎么办?」
 
  他说:「那我就把东风留着,单吊,等到你听得太久、沉不住气,拆了东风的时候,我就糊了,你就放枪了。」
 
  有生以来,我只跟那一位朋友打过一次牌。跟他打牌,那叫自不量力、自讨没趣;可是,如果站在旁边看他打牌,那就不同了,经常会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赞叹,那可有趣多了。
 
  那一位朋友打牌还有13字箴言:「莫要慌、不能急,看清情况再前进」。这13字箴言,他不仅用在牌桌上,也用在他的工作岗位上──他是货运公司的驾驶,到去年为止,公司已经颁给他9张「优良驾驶」奖状了,今年有机会凑足10张,可以获颁一枚「优良驾驶」的金戒指。
 
  看来打麻将绝非一无是处的坏习惯,牌技高超的也绝非不务正业的烂赌鬼;条条大路通罗马,只看路上的人要怎么走,这是有学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