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
在星巴克可以干麻?喝咖啡、读小说、带着笔电上网…直到见识四位熟女在纽约联合广场星巴克的现场示范,这才发现原来咖啡馆也能充当麻将间!相形之下,我们台客在泡沫红茶店叼牌的行径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某日下午,正忙着跟朋友在巴克喝咖啡聊是非,耳边却传来阵阵熟悉的声响,转头望去赫然发现隔壁桌已经打起方城之战。虽然曾在电影” 温馨接送情” 里看过外国老太太打麻将的场景,但亲眼瞧见老外大剌剌地在公共场所宣扬国粹,还是觉得整个有瞎到的Feel ,忍不住过去要求拍照留念。忙着打牌的白人熟女不但大方入镜,还热情地招呼我们下场插花,不过因为连吃、碰、胡牌的英文该怎么讲都不知道,只好以'' 会打,可是不高明'' 的理由婉谢。纽约客的居家空间多半十分狭隘,加上家里装冷气的人不算多,所以炎夏午后到冷气、冷饮一应俱全的咖啡馆开战,倒是个挺聪明的选择。一旁纽约客对于这个突兀的场面见怪不怪,没人吭一声气,至于上阵厮杀的四位熟女应该还在入门阶段,人手一张小抄,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英文花色名称与游戏规则。
打麻将
回家请教维基大神后,才发现除了华人地区与日本之外,早在1920 年代麻将就曾在美国掀起一阵热潮,特别在女性以及犹太社群间最为风靡,歌手Eddie Cantor 还灌录了一首单曲"Since Ma is Playing Mah Jong" 。另外,打麻将在美国通常会被视为联络感情的社交活动,不像在亚洲沾染上浓厚的赌博色彩。最有趣的是,老美打麻将好像玩宾果一样,胡牌的赢家会抢着大喊一声'Mahjong'' !而筒子叫dots ,条子叫bamboos ,万子是Characters ,东南西北还是east 、south 、west 、north ,中发白就变成了red title 、green title 、white title 。
 
吃牌要喊Chow ,杠牌与碰牌则是发音跟国语接近的Kong 、Pong 。当然,美式麻将的规则与我们熟悉的打法不尽相同,而且美国人似乎没有自摸这回事…自摸是打麻将的王道啊! 少了这项极乐,人怎么可能会有动力摸上八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