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人是不做无聊事的;即使是大部分的人都觉得很无聊的事,我也可以把它做得很有趣。
 
下雪了......
 
空气中飘散着纸牌般的雪花,何其优美......
 
五秒前,老婆生气的把玩到一半的扑克牌乱丢一通,造就了这美丽的瞬间。
 
老婆:我、不、玩、了!
 
我:什么?
 
老婆:哼~~~~~~你都没让我赢!
 
我:......
 
老婆双手连续捶着床垫,呈现小孩般的哭闹状态。
 
这也不能怪她,毕竟这两个星期,她一局都没有赢过我。
 
我:真的很神奇,每天玩五局,妳竟然都没赢半场?看来那个「领悟」果然不是盖的!
 
老婆:吼!
 
我:妳不要不高兴,但是妳现在可以叫我高进。哈哈哈!
 
老婆:我以后不玩了!再也不玩了!牌那么烂!哼!
 
我:......
 
这两个礼拜,我几乎把把都摸到同花顺或四条,或是同花顺加四条,不然就是拿到三张老二,不管老婆怎么洗牌都一样。
 
我并不是一开始「手气」就这么好,事实上,这也要感谢我老婆,要不是因为她,我根本就没有领悟到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这个故事要从我在五星级饭店中,连输好几场牌的那一天开始说起......
 
我:老婆......在我冲澡前,要不要先来玩大老二?
 
老婆:好啊!
 
我:那我们到床上玩吧~ (露出暧昧的笑)
 
老婆:你......!
 
我:让我先脱个裤子!A____A (裤子一脱)
 
老婆:这家伙......
 
我:Yes!穿内裤玩比较凉快!谁先发牌?
 
老婆:......
 
我:好好珍惜四维度的小游戏吧!等我们「升级」后,就不会想玩扑克牌了,因为那时候会有别的游戏。
 
老婆:确实。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身为扑克牌菜鸟的老婆局然连赢了五局。
 
我:五局......
 
老婆:嘻嘻!是老公教的好啦!
 
我:妳每一把不是同花顺就是四条,老二也全都在妳那里,有没有搞错啊!?(牌还是我洗的)
 
老婆:我也不知道耶!手气超好的......
 
第六局,当扑克牌一发好,一眨眼的工夫她手中的那副牌就被我摸到手里。
 
我:呵呵!妳拿我那一副吧!
 
老婆:搞什么......
 
我:光球想帮妳做牌!抱歉了!我要揭穿你们的共谋!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A_____A
 
牌一打开,果然不只有同花顺,还有三张大老二。
 
我:不出我所料!嘿嘿嘿!别小看一哥,我可是很聪明的!
 
老婆:......0_____0
 
我:这一局等于五场!
 
老婆:都你在讲......
 
不过,透过老婆的连环同花顺,我也领悟到一个道理,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想过的......
 
***
 
确实,就在那一战之后,我领悟到一件事。
 
我发现抓了太多没帮助的观念,应该把它们放下。
 
由于我在小学时期有上过「机率」这门课,考试的时候也有考过类似「一场牌拿到同花顺的机率」的题目。
 
老实说,答案是什么我已经忘了,我只记得机率非常非常之低。
 
换句话说,要两续在两场牌局都拿到同花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种子一旦被播到脑中,潜意识就会开始执行「复制贴上」的工作。
 
在过去,我并不懂显化法则。
 
我总会用「手气」的好与坏来形容自己的牌运,而非把责任感拿回手中,了解牌运(运气)是掌握在自己手上;一切都是自己显化的结果。
 
我把自己的牌运交给了机率,以为只有技术是自己可以掌控的。
 
不只如此,我只有在自己赢牌的时候才会觉得爽快,输牌的时候却觉得很气馁。
 
由于情绪高高低低的,也因此显化出了高低起伏的实相。
 
要不是那天目睹了老婆惊人的「牌运」,我差点就忘了把某个道理带入到生活的每个角落......
 
那就是:没有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是事情经由我而发生!
 
除了丰盛之外,要吸引什么样的牌到我手上,难道不能用频率状态来调整吗?
 
Well,去他的机率!
 
该是时候跟旧观念说再见了~
 
那天,我切换了自己的状态。
 
我打开了所有可能性的大门,欢迎无限入场(打开所有可能性的大门也意味着不去执着拿到某种形式的牌,比如一定要有同花顺之类的)。
 
同时,把输赢的观念也抛到脑后,因为那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对于输牌,我没有任何的想法,因此不管结果怎样都不会有什么负面情绪产生。
 
对于牌运的走向,没有任何的想法,因此不会去限制高我是如何帮你显化牌的。用显化法则来玩牌,没有不可能的事。
 
切换频率之后,我常常一连摸到好几次同花顺,害我老婆很不爽,场场丢牌。
 
我:老婆乖啦~ 不要输不起。
 
老婆:我不玩了!
 
我:妳以前赢牌的时候,我都为妳感到高兴,妳哪时看过我丢牌?
 
老婆: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也想赢!
 
我:好吧~ 那抽一张比大小?
 
老婆:我不要!无聊!
 
我:那再玩一局?
 
老婆:我不要!我讨厌输的感觉!
 
我:妳就是这样(的频率)才会一直跟输的实相共振,恐惧显化恐惧咩。
 
老婆: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我:......
 
老婆扭来扭去,在原地蠕动着,脸上来写着无形的「我就是输不起」六个大字。
 
我:再玩一局吧。
 
老婆:......
 
不等老婆同意,我开始发牌,然后径自抓了一副牌;啧啧,牌简直好得不像话。
 
老婆:牌好烂喔!(老婆也抓了一副)
 
我:我的也很烂耶。(我随便应声)
 
牌局开始。
 
不知不觉,我就剩下两张大老二,黑桃跟红桃。
 
老婆:J一张。
 
我:过~
 
老婆:9一张。
 
我:过~
 
老婆:8一对。(老婆露出紧张的表情)
 
我:过~
 
老婆:7 一对。
 
我:过~ Cow!有没有小一点的啊?
 
老婆:方块6?
 
我:哀......过~ 我输了啦!
 
老婆:哈哈哈哈!最后一张!梅花5!
 
我:好啦好啦!结束!妳赢了,以后不玩了。
 
老婆:耶!你最后两张是什么?
 
我:很小的牌,至少比妳的小。
 
我将牌快速塞进杂牌堆中,耸了耸肩膀。
 
老婆:所以是什么牌?
 
我:忘了啦。
 
老婆:嘻嘻!我家老公......对我最好!
 
老婆露出满足的笑容,然后抱住我。
 
老婆:你都故意让我赢!
 
我:哪有。
 
老婆:明明就是,还不承认!嘻嘻!
 
我:老婆,我爱妳......
 
老婆:我也爱你,亲爱的......
 
我们拥抱着对方,为这篇网志画下句点。
破纪录了!一人玩四副牌!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