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术解密
 
我是马慧超,文化不高没怎么读过书,梦想当一名老师。结果阴差阳错的成为职业赌徒,也就是电影里说的老千。
 
听我师傅讲,传统的千术分八将,但是到现在只分正将和反将。具体什么意思我也不太记得,只知道有这么个概念。正将又分文活和武活,文活凭的是手上功夫的技术活,武活靠的是各种高科技辅助。我属于正将文活,电影里的说法就是老正。
 
因话题敏感及各种因素困扰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写这个东西,终于还是写了。
 
上学的时候成绩很好,全年级11个班都能排的上号。梦想能当一名老师,爸爸好赌经常把生活费和学费都输了。记得最深一次,学费五百多赌输了,那个时候银行转账还不是即时到账的,最后大姐预支半个月工资从广东回来帮我交学费。交学费很快,5分钟搞定的事,大姐又坐火车回广东,来回颠簸几十个小时。走时从家里带了点梅菜干和豆腐乳,还偷偷的在抹眼泪。打从那起就不想读书了,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出去打工赚钱。
 
后来又一次学费输了,借着这个充分的理由就辍学了。其实小学四年级开始卖辣条,初中卖随身听磁带录音机,赚的钱都藏起来了,生活费和学费完全可以自理,但我就想去看外面的世界。16岁出来,啥也不懂啥也不会。到最后怎么成为老千的我都忘了,真的。
 
头几年什么都干过,进过工厂,做过游戏代练,摆过地摊,开过店,就差没杀人放火抢劫了。后面也不知道怎么着就认识了一个叫小强的老千,跟我同样是90后。
 
↑就这个男的,湖北襄樊的,别人老是说他只赢不输。那时候小,啥也不懂,根本就不信有千术,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千术。直接跟人家说,你是想赢钱还是想赢更多的钱,想赢更多的钱我们合作。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后来只要牌桌上有他就有我。当时还在东莞工厂上班,一个月两千来块。赌博来钱快,一天就比工厂几个月赚的还多。反正东莞那几个镇大大小小都跑遍了。还天天灯红酒绿的过着,好不快活。那时候感觉钱就像纸一样,一晚上花几万都不带眨眼的。
 
再后来,没人愿意跟我们赌了。我就跟他商量说,哥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不转换下思路。他问我怎么转换。我跟他讲,你有没去过广州火车站,有没看过故事会和意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赌博广告。打广告是要花钱的,他能花钱说明也赚钱。但我们要免费打广告,那个时候已经有所谓的牌王郑太顺的反赌俱乐部了。所以决定也弄个俱乐部,结果回湖北找楚天都市报的记者。一开始爱理不理,后面随便展示了几手就吓坏他了,第二天看报纸发现做了一整个版面。
 
一开始我们做的时候要编好故事,说以前是某某赌场的荷官,被限制自由,后经历各种赌博引发的惨剧才想要站出来告诉大家赌博内幕等等。还要给自己起个有标签性的名字,比如说到牌王就会想到郑太顺,说到东北赌王就会想到马洪刚,说起亚洲赌王会想到尧建云。刚好那个时候90后问题很突出,就起了个90后千王这个名字,够张扬,够个性,就是要这个效果。
 
一开始是只做报纸,后来有一个新浪新闻的编辑加我QQ。说他也很痛恨赌博怎样怎样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后面给我们建议说可以做电视台,做网络等多纬度宣传。
 
还真别说,媒体的力量是强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各种报纸,电视台,网络都争相来采访报道。现在微博都还有好多电视台发私信呢。那个时候也认识到很多媒体朋友,各种电视台的编导,后期的编辑,还有各种导演。一见面不问别的,只说三个字:漏两手。
 
最得意的事就是策划了中国首挡千术解密的节目贵州卫视的《亮出你的底牌》。播出后反响很好,编导跟我说连澳门那边都播了。后来想再做一个更深度的,结果因题材敏感被广电局限制了。那段时间关于这个题材,各大电视台都在抢人。抢到什么程度呢,本来我们去上电视台是为我们自己打广告的,我们不给钱算好了,车马费自理。后面发展到来回飞机票,吃住报销,录一期的价格从一千到后面的五千。在这里顺便提一下中国牌王郑太顺,因为是姚记扑克冠名播出的,录之前在导演的引荐下见过姚记的老总。那时候不懂商务礼仪,就简单的介绍和握个手就没然后了。后面导演跟我说,人家是冠名商,作为老总亲自从上海飞到北京看现场,你们应该感谢一下人家,递张名片。想想也是,但错过了就错过了,后来想再找个机会的时候,人家已经走了。再后来就有姚记克上,郑太顺的广告了。如果当时给了张名片的话,也许扑克上的广告就是我们的了。私底下,我们跟马洪刚,尧建云,郑太顺都有联系的。但郑太顺太强势了,口碑在圈内非常差。说两个小细节吧,郑太顺曾经是福建的人大代表,有一个农民输的很惨去找他。卖了家里的羊花了88000找他学技术,后面感觉被骗了,想要拿回钱。结果肯定是拿不回钱啊。后来找媒体曝光,曝光了没多久就被删除了,在网上找不到了。还有一个是在节目开录前,找到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人们都喜欢在开录前找人谈这谈那,他说我表演过的你们不能表演。当时我就脑子死机了,回了一句你会的我们都会,我们会的你会吗。他听后脸一沉,抖了抖西装上台了。我们上节目什么道具都没带也不能带的,连扑克都是姚记提供的。他还直接从福州空运了一台自动麻将桌到北京。没办法,后来才想明白,他是老江湖,我们跟他比差远了。
 
说到这,差不多都明白了。什么所谓的中国牌王也好,东北赌王,亚洲赌王,90后千王都是乱编的,都是骗人的。那到底有没有千术呢?这个就靠你自己去想了,反正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一句话,小强没教我一招一式的千术。你要是输了钱去找什么这个反赌俱乐部,那个反赌俱乐部,想要学两招把钱赢回来的话,我劝你不要去,真的。没有用的。所谓的反赌俱乐部就是教你千术,你当场觉得很有用,很有效果。然后信心满满的回家闭关修炼。等你练成后再次回到赌桌上你会发现根本没什么卵用,真的!再顺便提一下,郑太顺最贵,马洪刚其次,毕竟他们的年纪和形象摆在那,人都是视觉动物。以至于后面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什么千王王老五,80后千王王艺。从赌博集团逃出来然后再反赌揭秘,这个我们早就用过了,你们还来用就不新鲜了。根本就没电视台想要采访他们好吗。
 
这里就一个个来说,王老五在南京。去南京打过场,但没去过他的俱乐部。给我的感觉是很有脑子,赚了点钱想转行做正经生意开羽绒服厂又亏了,现在找不到人影了。
 
河北的王艺,加过QQ聊过几句,脑子不太灵活。又没固定地点,有一顿没一顿的,靠卖个光盘赚点小钱。
 
尧建云,上饶人。我们俱乐部一开始是在荆门汽车站,后来慕名前来的人越来越多,荆门太小限制发展,就打算搬。在武汉和南昌之间,选择了南昌。很简单,因为武汉比南昌复杂多了,我们不一定能混的开。到南昌后没多久,也不知道尧建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还是别人说的,因为我们这行,竞争很惨烈,手段不多一点是真混不下去的。他打个电话过来,很简单明了的问,是不是小强。没等我回答,他又接着说一句我是尧建云,有空出来吃个饭。他说这话时,我明显听到旁边有人在指挥他说的。后面就去一个酒庄——反赌酒庄。我很惊讶的问他,这个是不是你开的。他说跟人合伙的。但那天我也没看到那个合伙的人。
 
马洪刚,他的网站做的比郑太顺的要好看。所以,我们的网站就模仿了马洪刚的。去沈阳拜访过他,从南昌坐到沈阳,零下十几度,二三十个小时。一出站,刺骨的冰冷。典型的东北性格, 人挺好处的,他那边有一个袖箭玩的挺好的,一起上过节目,还教了小强几招。这行就是这样,碰上对路的互相切磋交流,没有谁是全能的,厉害的永远都是只精通一门。
 
有一次,小强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们这个其实是在变相诈骗,只不过政府不管而已。想想也是,教也教别人不了什么,就几招三脚猫入门的招式,真正有用的也不会教。我问过他好几次是谁教他的,他一直没说,后面就懒得问了。
 
改变是从这个人开始的。王朋,苏州人,职业打场的。因为是小强介绍的,我很相信他,刚犯事从牢房出来的。我到南京去接他,后来到南昌当天就合影留念。我们这一行,曝光率上去了各种人都会找上门,会认识各种各样的人,不仅输钱想翻本的,还有赌场老板,职业打场的,一条供应链需求就出现了。赌场老板要找人合作我们在电视上露面的肯定不能出场,所以就需要打场的,打场的不仅需要真功夫还要靠得住。所以电影赌神不拍照是真的,老正们都不拍照不录像的。像我们这样光明正大的,说明是知根知底靠的住的。
 
当时俱乐部在自由都大厦,对面就是沃尔玛,沃尔玛前面有一艘船式建筑的酒吧。到南昌的当天晚上在酒吧商讨第一次合作的细节。最大的问题是利润怎么分。老板那边一头,我们这边一头3个人。一般是五五开,老板那边五,我们这边五也不好分,最后决定他第一次拿一,后面按人头算。
 
第一次合作的对象居然是写字楼的房东。银行工作的小管理,在南昌土生土长的。平时喜欢推下牌九,结果越玩越大陷进去了。本来打算结婚的都找理解推迟了。接下来就是做局了,他带我们去一两次,熟悉熟悉面孔。身份就是以前的大学同学,从苏州调到南昌工作了。前面一两次熟悉后,第三次想都不用想,他们都会主动喊你来玩两下,小玩一下娱乐一下。结果自然就不用多说了。这个局持续了2两个多月,那些人吃不消了。前前后后大概赢了80多万,除去房东的,我们3个人也没分多少。其实我想说的是,赌博就是这样的。十赌九诈不是没有道理的,你看看这个房东和他们的发小,从小玩到大的,在饭桌上还能记得一起打架,逃课,各种兄弟情,在赌桌上就六亲不认。这也导致了我一个严重的心理问题,那就是给自己灌输了一个没有真正的朋友思想,从那时起就开始话变少,心里面想的东西比较多。经常会想这个人叫我去是真的一起合作还是想坑我,他的话可信度有多少,我要不要相信他。这也是我写这个的原因,当时这个环境有这种想法是必须的,但现在还有这种想法已经严重困扰到我的正常生活和社交了。另外说一句,上面的电话是以前南昌的电话,虽然还保留着,但一直停机没用了。我们不仅教人技术,打场,当然还有卖各种道具和高科技设备了。就是现在,我在赣州都还有一条扑克牌的生产线,在那里闲置着,因为不打算再赌了。
 
赌博设备穷出不尽,衣服,钱包,手机,钥匙,烟盒,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所以再次劝各位不要再赌了,前面输了就输了。只要不再赌,那么你就赢了。
 
另外再说一下,永远不要相信赌博的人,记住,是永远!我看过太多的赌徒,一直以为是运气不佳才输钱等,等哪天黄道吉日他能就把钱赢回来。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赌徒的话永远不要信!因为他们已经输的丧失心智了。我爸爸也喜欢赌,而且是样样精通样样输的那种。在电视上看到过小强,也知道我搞反赌,居然跑到南昌来让小强教他两招。我用从来没有过的耐心跟他讲解各种赌局解密,更让小强现场演示。但没有用,回去还是一样的赌。赌到后来借高利,是不是想想都觉得好笑。有一年过年回家,大街小巷都是三公,小的几十上百的,大的几千上万的都有。连小孩子都在赌,那些庄家也不知道怎么都认识我,一看到我过来就说小马同志,你就别玩了,这个小的你看不上,顺手给了5张红大头。当时我就骂了他娘,知道我是谁还让我爸爸赌,还借高利,你还要不要开庄。从那以后我爸爸的赌注,他们都不接了。没法,后面只好乖乖的去打打麻将,斗斗地主,拖拉机一下。但还是输钱,那时我才知道。我爸爸赌博不是为了赢钱,而仅仅是为了玩而已。从那以后就随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