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即将挥别2017年,过去这一年难民仍是欧洲的头号课题,德国铁娘子梅克尔因为坚持收容难民,现在胜选3个月还是无法组阁,可能将削弱德国来年的影响力,但人命如何用经济数据来衡量?Focus在2017年要推荐的最后一部电影,主题就是难民,但它一点也不伤感悲痛,电影描述帅气的叙利亚小哥偷渡到芬兰,在极端分子与僵化官僚的夹缝中被外冷内热的大叔收容,这位大叔最神猛之处是牌技,宛如「赌神」高进,让电影在黑色幽默中,诚实动人地传达人性温暖可贵的一面,在岁末年终给予我们满满正能量。
牌技
芬兰不是大家好羡慕的乌托邦福利国度,急着要逃离是所为何事?电影《希望在世界另一端》中,服饰店老板说耶诞节过后店就要关了,要搬去墨西哥市想喝喝清酒、跳跳草裙舞,平静日子过太久该动一动了。
 
原来这位女士感觉太平日子过久想冒险,只不过清酒和草裙舞跟墨西哥有啥关连,留在芬兰也能喝也能跳,这是人性的矛盾,也是芬兰影坛大腕阿基师(阿基郭利斯马基)一贯的黑色幽默,而一个人的绝望地狱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希望天堂。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这部电影是阿基师睽违6年推出的新作品,上回的《温心港湾》他将场景搬到法国滨临英吉利海峡的勒阿弗合港,关心非洲偷渡客。而这次要到世界另一端寻找希望的主角,变成叙利亚难民哈勒德,而无论在哪儿,阿基师镜头下的真英雄都是在民间。
 
庇护申请遭到驳回而选择潜逃的哈勒德,流落街头时遇见总挂着扑克牌脸的芬兰大叔维克斯通。两人不打不相识,哈勒德需要容身之处,扑克牌脸大叔则急需人手,因为他刚转换跑道接手一家餐厅,资产全留给酗酒的老婆,带着一个皮箱至此展开人生下一章,而且完全对得起他的扑克牌脸。
 
大叔根本是芬兰的高进,赌坛至高无上高手中的高手,梭哈芬兰的大口九,把赢来的钱通通拿去顶下餐厅,只是厨师手艺不精,领班有如鬼魅,服务生标准「厌世代」 ,但他一个都没裁员,流落街头的也全收留。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的狗狗寇丝蒂宁,其实是导演阿基师的爱犬下海卖萌,一出场就轻松融化了芬兰的酷寒冷冽。阿基师深刻却微妙的笑话,想到芬兰只有耶诞老人的故事或是社会福利吗?阿基师营造的芬兰或许我们不陌生,人们看来不苟言笑又禁欲。
 
食物以乏味无趣出名,不过摇滚乐在芬兰却很盛行,或许玩乐团能够展现生气活力。但阿基师不是来嘲讽挖苦自己的国家,哈勒德寻求庇护的路途并不顺遂。他惨遭种族主义者霸凌,也遭遇拘泥形式的官僚阻碍,却也有遇上张扑克牌脸的普通芬兰人愿意协助,如同大叔经营的这家餐厅,服务和食物或许很糟,却是一个乌托邦,一个怪咖鲁蛇也能安身立命的理想社会,只要大家自主自发地团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