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
引子:「近来很通行说青年;开口青年,闭口也是青年。但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鲁迅 
 
有一款手机,钛合金、蓝芽无线、上升滑盖设计,机型算新,可是广告文案真旧:「世界以我为中心」。 
 
我记得,二十几年前,红牌歌手苏芮曾经唱过:「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我相信,九十几年前,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早已回答:「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如果你需要更古老的例子,我发誓,哥伦布的手下一定有人说过:「世界以我为中心」这类诳语。 
 
放大的自我 
 
不笨的人都知道,世界从来不以你为中心,看看满街停满的车位、半秒钟也不多等的电梯、不接受订位非得亲自排队的热门餐厅、周末下午打折百货公司的女生厕所...,你心里明白,这个世界并不因为你用哪款新手机,给过你任何优待。 
 
透过放大的自我,我不介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可是我受不了一次又一次,以「十年」为单位,推出新的世代,聚光灯隐隐约约打在他们头上,成为探讨分析的对象。 
 
我离「六年级生」很遥远,可是当我从学校毕业,跨进职场,也听过相同的看法:「不能吃苦耐劳、爱买名牌、不存钱、喜欢享乐…」。 
 
这不见得是我的特色,可是好像形容大部分人都蛮有道理,像是每日星座,超级准确又胡扯一通。 
 
假如一家幼稚园排排站就有125个不同的小宝宝,为什么偏偏在跨入职场之后,突然成为某种特定的世代,受到媒体关注,甚至行销公司定期调查你的兴趣与花钱方式。 
 
你不觉得其中有怪吗? 
 
除非你用的是别人的副卡,根本没人在意你是不是下班后花两个月薪水买一支名牌手表。大家关心的是你的「工作表现」,上班的时候,你对得起你的薪水吗?不论是财务金融高科技还是倒茶加油炸薯条,你是不是让你的主管满意,他是不是知道如何管理你,这就是他对你这个世代的看法。 
 
谁在玩,谁就不累 
 
偏偏,当主管最大的天职,就是「不容易满意」,就像当老板的天性,都有点工作狂。我听说不少大老板一天至少工作16个小时,每天晚上吃过应酬饭、再回公司加班到深夜12点的集团总裁,大有人在。 
 
但是,我也常常看见员工上班特别累,下班打24圈麻将连蛮牛都不必喝。 
 
什么原因让桌上打牌的人精力无穷?一旁倒茶观战的却撑不了几圈?答案很简单,别人做决定你跑腿、别人布局你跟班、别人策划你执行、别人的升迁你的学习……,谁在玩,谁当然比较不累。 
 
这不是一个以任何人为中心的世界,也没有永远的一代不如一代。重点是,当你开始有了自己的牌局;一旦你可以决定、布局、策划、主持专案,我知道,你也会立刻上班如打牌,夜夜通宵不喊累。
 
可是拜托你,不要第二天一睁开眼,穿上了主管的「制服」,就开始发表:「真不知道下一代的人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