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技
我一直试着告诉大家「牌技」在麻将游戏中的地位有多重要。短期的输赢跟配牌以及抽牌的好坏有关系,但是长期的输赢决定于「技」。
 
最近因为「读牌」的能力有明显的进展,打牌的时候多了很多的乐趣。
 
大部分的牌我已经忘了。昨天打牌的时候我刻意拿起手机来,以简讯的方式记下了几把牌。现在试着回忆之后分享给大家。
 
一把牌,我的对家是庄家,庄家起手打北风,上家跟打北风,下家喊碰之后说没有,我舍西风他碰。后来又碰了东风。这样的结果算是合理,早在他碰西风的时候我心里就持着他是否只有西西北在手里的疑问了,通常很有可能是手牌里有字字西西北,拿到这种牌的时候最容易错喊碰。而等他碰到东之后,我就开始想着,小四喜的可能性有多少?此时桌上一张南风都没有出。
 
后来根据我的读牌,他听牌了,万筒条里最有可能听万子挂,而且最有可能是二万。当我敌家舍出二万后没事,我几乎认定他正在搞小四喜了。我观察他心神不宁,当我对家摸到南风舍出来的时候,他看看南风,看看自己的手牌,我想他手里有南风一坎的可能极高。他摸到东风的时候,确定了一下子才杠上去而他摸到九索舍去之后,下一手又摸到九索时的表情,就像是说换单吊九索就自摸了一样。我也只能猜测他手里拿着最后一张北风正在单吊北,能毫无顾忌地、不考虑换听别的牌的单吊也只有北了。
 
但是我始终保持沉默,我想桌上除了我之外,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漏了那么多资讯出来给我读吧。没多久,对家摸到了北风看到桌上有两张毫不犹豫地舍出来。我说:「小四喜?」我下家说:「胡了」。结果不用我说了。
 
另一把牌,我上家庄家起手想了一下之后舍出一张三万。接着拆了四六索。碰了北,拿三四筒吃了二筒。此时我的手牌还满强的,五五五六八筒,一二三四四五六七八八万,三四索。
 
我考虑要打什么牌。我想我上家搞混一色还没听的可能性高,我的六八筒要拆又怕被他碰去,而且又怕来不及拆完就被他捡去了,但是不拆又要怎么期许一个在做筒子混一色的人打七筒来让你吃或胡呢?
 
我后来决定先舍八筒,变成碰四八万听二五索的牌。但是我保留着可以进四六七筒成眼后,将四四五六七八八万打成四五六七八八万或四四五六七八万,非常漂亮的一进听的牌。
 
打完八筒后,上家碰了下家的红中后舍出七筒,我几乎没有犹豫的吃了后舍一万。我想他能舍出七筒,混一色完成的可能性很高,我六筒也不想再打了,虽然可以说是打错了,如果拆四万或八万对,吃了七筒就听二五索了。但是我想这种牌要我不拆八六很难。后来我很快的进了二五索听三六九万。
 
就在这个时间点,上家居然还碰到了西风舍出东风手里剩下四张牌。我就开始思索了…
 
要嘛就是他手牌还有一组小筒子,不然的话为什么要留东风而不是留七筒呢?不然的话就是他手里还有两组字牌,也就是其实他是一个接近字一色的牌。而南风有出的状况之下,他手里应该就是白皮跟发财了。
 
我告诉自己,摸到白皮或发财也不用玩了,放这个枪的话没有混一色小三元才怪。就在同一个时候,我的下家没有什么犹豫舍出了白皮,我说:「混一色小三元?」我上家说「胡了」。结果也不用说了。
 
另一把牌没有上两把牌这么大,但是也是把有趣的牌。
 
牌局中期,我下家舍出四筒我碰,之后打二索,我摸到七筒舍掉,下家居然拿五六筒吃我的七筒舍出三索。我看了看一索有被碰掉。而且我原本认定下家最有可能要的是小索子并且已经听牌,吃回七筒这个诡异的行为则是转听。
 
我猜测他原先听一四索,摸到坎后,换成单吊二三索其中一张。之后我舍七筒他吃了转听,舍三索。所以我想他手牌是五六七八八八筒或五六七九九九筒的可能性最高。因为如果单吊吃了转听必要听七筒,但是四筒又被碰过,所以不太可能是吃了听四七,而螺丝的可能性则大大提高。
 
下一手,我上家摸到七筒跟我打掉,下家说:「胡了」。结果如我所料。
 
另外还有一把牌。
我「二三三三五七万,一一二四六筒,四五五七九索」。还满强的牌。我对家舍出一张四筒,上家想了一下拿三五五筒吃了舍出五筒,我拿四六筒吃,他一脸不屑好像在告诉我「切!中洞!我可以打二筒的!」
 
此时我猜测他的手牌里是二二三五五筒或是二三三四五五筒的可能性高。而二二三五五筒的可能性又再更高一些。
 
我吃了之后打二万下家拿一三万吃。我在想,到底要什么时候舍二筒?当然要先确定上家没有听牌,但是三筒又被下家和对家又再舍去了两张。不太可能不打二筒。后来我碰到五索舍四索。又摸进七索,手牌成了「三三三五七万,一一二筒,七七九索」,对家吃过一张八索。我还是决定舍出二筒给上家碰,果然上家喊碰,居然舍出三筒我吃不到。不知道他原本手牌就是二二三三五五筒,或是之后才摸到三筒,无所谓。运气不错的是我居然在这一碰摸到了六万听牌。
 
听牌价值判断的问题就来了,二筒三筒已全断,一筒除了有一对的人留不住但是看三家的打法手里有一筒对的可能性不高。可以考虑听一筒七索对倒当做有两张一筒可以摸。但是我算了一下八索,对家吃出一张并且用掉了一张七索,我手里两张,也几乎是断了八索,八索当做还有两张,而且有卡张一台。
 
还有另外一个考量是,大家可能会不舍被碰断的一筒怕对倒,或是摸到七索天生会觉得枪。所以八索的价值应该是要更高一些才对。结果这把牌没有胡,看了一下后面,八索还有三张,七索一筒也都没有在敌家的手里。
 
运气不错,怎么选择都是非常有价值的牌。
很多人会怀疑,读牌能有多准?我当然不是能够把把说出敌家听什么,但是我尽我可能的抓住所有我能读的资讯。我只能说一雀二十把牌中,几乎把把都有资讯可以读。甚至有几把牌可以说出敌家以什么当眼,听什么牌。甚至说出他手里其他已经完成的褡子是什么。就算是听对对有时候也可以百分百说出是哪两对。
 
我想,读牌的技巧我在这边很难说明白说清楚,但是我要强调上述的几把牌是四雀以内发生的事,跟不同六个人各打两雀。而且这只是我拿其中我觉得比较有趣的四把牌来说,四雀八十把牌绝对不是只读得到四把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