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候,有三大不良嗜好,抽烟喝酒打麻将,其中以打麻将最迷。
 
学会打麻将是在驻外的时候,痴迷打麻将也是在驻外的时候。打过多少场麻将,早已记不清,反正驻外最不值钱的就是时间,只要有空,总是约上几个牌友,通宵达旦的玩。因为从小手里不曾缺过钱,养成了对钱淡漠的个性。所以,打起麻将来,倒也心态平和,无所谓输赢,只要开心,常常玩得兴起,一个是非自摸不胡,另一个就是将牌摆明打。
 
麻将打的次数多了,有趣的牌局倒也经历不少。一次牌翻起,发现已是待胡,三六九条,只需一张。于是乎,将牌扣倒,声称非自摸不胡。一圈一圈充满希望的摸起,又一圈一圈失望的放下,反倒被别人自摸了个绝张,复牌一看,其它人手里根本没有我要的三六九条牌,它们全藏在后面的牌垛里。还有一次,牌翻起,张张不靠,索性翻起摆明打。一圈一圈的摸起,原本十三不靠的牌面,一圈一圈变得靠谱,最后反倒是我自摸,成为了赢家。
麻将的输赢,除了技巧,更多的是运气。明明一副好牌,但最后赢家却不一定是你;一手烂牌,反有可能咸鱼翻身,让你成为最后的胜者。其实想想,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有的人,聪慧光鲜,可谓是含着金钥匙来到人世,按常人的预想,非前途光明远大不可。只是走着走着,人生的道路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坦途,反倒是曲曲折折,最后的结尾让人不胜嘘嘘。而有的人,出身贫寒,有的甚至肢体残缺,让人不由为其未来忧心忡忡。但人穷志坚,奋力向命运抗争,结果是赢得了尊重,更赢得了人生。
 
人生如牌,我们不能决定出身,但却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态度。乐观积极,还是悲观消极,决定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人生格局,更有自己的人生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