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的大街小巷,不论白天昼夜或工作、假日,你都能听见搓麻将的声音,伴着人们情绪高昂的“一饼”、“碰”、“胡了”的声音绵绵不绝,可谓“风声雨声麻将声,声声入耳”。
麻将——作为中国民间最传统又最具活力的文化娯乐形式,因其设计独具匠心,运牌技法变化无穷,迷倒无数国人,甚至走向世界。著名学者梁启超便曾表达自己的切身体会:“唯有打麻将才能忘记读书,唯有读书才能忘记打麻将”。
毛主席于1953年在杭州刘庄宾馆小憩时,也曾谈笑风生地说:“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第二是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三是打麻将。”关于麻将,他多次在不同的场合提到。比如“不要看轻了麻将,要按自己手上的牌、桌上打出来的牌、别家打出来的牌路,来判断自己和每家的输赢趋势。你要是会打麻将,就可以更了解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关系”、“世界上一切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打麻将也是这样,就是最坏的‘点数’,只要统筹调配,安排使用得当,也会以劣代优,以弱胜强。相反,胸无全局,调配失利,再好的“点数”拿在手里,也会转胜为败。”、“打麻将中存在哲学。”等等,可见这小小的方块牌充满了智慧,也蕴含着中国人对待世界的大道理。
那么关于麻将你了解多少呢?我们将围绕麻将的起源、演变、与传统文化的联系作一个粗浅的认识。
 
起源
 
麻将又称“雀牌”、由骨牌游戏、叶子戏、马吊等演变而来。
关于麻将的起源,历来有很多种说法。
一、元末明初万秉迢发明说:明代一个名叫万秉迢的人,钦慕施耐庵«水浒传»中的108 位好汉, 所以发明了108张麻将纸牌来隐喻、纪念他们 。例如牌中的九索,指九纹龙”史进,二索则指“双鞭”呼延灼。108位梁山好汉,分别来自四面八方,于是牌中有东、南、西、北各4张[1]。麻将又分万、筒(饼)、索(条) ,这恰恰是发明人姓名万秉(饼) 迢(条)的谐音。
二、明郑和发明说:明朝宣德年间郑和下西洋, 为了给常年航行于海上的船员排遣沉闷无聊,郑和设计出了一种竹牌游戏:“筒”是指货物;“索”是象征帆索;“万”指所得的钱数,如此演变,即后来的麻将。
三、江苏发明说:古时江苏太仓县是皇家粮仓,供南北调配,粮仓既设,雀患不断。守仓兵丁以捕雀取乐,仓官变鼓励为奖励,发放竹制筹牌记数酬劳。筹牌刻着各种符号和数字,后逐渐演变成游戏玩乐,其符号、玩法和称谓术语都与补雀有很大联系。如:“筒”代表枪筒,其图案刻着火药枪的横截面图;“中、发、白”,“中”即射中之意,“白”即白板,代表放空炮,“发”即发放赏金[2]。
四、唐叶子戏、明马吊牌演变而来:这种说法更具说服力,在唐代有一大天文学家张遂,自幼聪慧过人,后因家境贫寒等原因,出家为和尚,名僧一行。一行尤精通阴阳五行之学,他根据博戏编制了一套供人娱乐用的纸牌“叶子格”献给唐太宗李世民。 “叶子”实是暗示“二十世李”,即唐可传二十世(见宋代王辟之的《渑水燕谈录》)[3]。开始,这种纸牌只在宫内享用,安史之乱后流传到民间 。 到了明朝天启年间,叶子牌演变为马吊牌,每副40张,分文钱、索子、十字和万字四门花色,供四人玩赏。其方法已趋近现在的麻将。
演变
 
马吊牌流传到清代,吸取当时还流传的“宣和牌”和“碰和牌”的一些特点,发展成默和牌。 它将四门花色改为三门,牌的张数也有所增加。而将纸牌改造成为现代麻将式样的,则是宁波人陈政钥 (字鱼门, l817~ 1878年)。陈鱼门感纸牌有诸多不便,易磨损残破,在船上风大时更容易被吹走,于同治三年(l864年)革新为竹骨。 他继承了碰和牌中的万、索、筒,共l08张,“红、中、发”各4张,共12张,增加东、南、西、北四风,各4张,共l6张,形成了136张一副的麻将牌, 其打法也由繁到简[4]。一经问世,便盛行南北。五口通商以后,越来越多的船舶聚集宁波江厦,商贾云集, 演习麻将者日众, 不仅在闽粤濒海各地及海舶间流行,延及津沪商埠,而且波及海外。上世纪20年代麻将风靡英格兰,美国于1937年建立了“全国麻将联合会”,日本的“麻雀店”则多达数万家。
 
而关于麻将中的文化,下面我们尝试用易经“太极—两仪—四象—八卦”的框架从其牌面的数字与字符略为窥探。
 
麻将牌面为三色、四风与中发白。字牌,是四风东、南、西、北与中、发、白,也各有4张,合28张。总计136张。数牌,是三色条、饼、万,每色自1—9各4张,合36,共108张。(有些地方还有春夏秋冬、梅兰竹菊八张花牌,共计144张牌,为清末时期中西文化交流,由外国人所增设,未在本文章讨论范围。)
字牌:
红中,即执中,《孟子·尽心上》:"子莫执中,执中为近之,执中无权,犹执一也。" 一者为太极,天地一团和气,老子《道德经》:“营魄抱一、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万物得一以生。”无中生有,化阴阳二气,“绿发”者木也、“白板”者金也,左右二气,得中以升降有序,乃阴阳之道路。同时《内经》云:“金木者,生成之终始也”,也代表事物开始到结束一个完整的过程。
阴阳变动不居,周流一切,化生四象。东、南、西、北,乃四象、四方之义,天圆地方,古人认为地是方的,用以承载万物,“地者,所以载生成之形类”,所谓形类,也即春夏秋冬、寒暑往来所化生之物,同时也代表事物发生、发展、成熟、死亡的过程。麻将由四个人来玩,最怕“三缺一”,缺一则无以继,四人分坐四方、围成一圈,四人交替轮流出牌,与万物的生长规律一样,无不包含于周而复始之中。
 数牌:是三色条、饼、万,每色自1—9各4张,合36,共108张。
数牌:
分为万(万子)、饼(筒子)、条(索子),有观点认为条饼万也是麻将牌的核心牌面。代表天、地、人“三才”,“条”为方为地,“饼”为圆为天,“万”即万物为人,人属于万物之一。《序卦》言:“有天地然后有万物,盈天地之间者惟万物。”老子《道德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三才”即整个大自然/宇宙的运行规律。
 
数牌自1至9,9在易经之中被称为至阳之数。其和数45,取自于洛书。洛书者,阴阳错综,五行逆运,有为变化之道也。
 
每样牌36张,从1至9各4张,共有108张。
在道教观点里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之说,合而为一就是108。加上字牌28张,即28星宿,传说三十六天罡常与二十八宿、七十二地煞联合行动,以降妖伏魔。
同样的数字在佛家中亦有说法,人有六根各有苦、乐、舍三受,合为十八种;又六根各有好、恶、平三种,合为十八种,计三十六种,再配以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为一百零八种烦恼之说,合为三昧。人生无常,祸福相依,故又有了108颗佛珠,108颗佛珠即表示求证百八三昧,断除一百零八种烦恼[5]。28即三界二十八天。欲界的六欲天、色界的四禅十八天、无色界的四无色天。《法华经》云:“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三界的果报各有优劣差别,但都难脱生死轮回之苦,以此观念劝人出离三界苦海,早证菩提。
 
作为一种中国传统的文化现象,麻将运动蕴含着底蕴悠长的东方文化特征,表现形式多元性,融汇了自然、社会和谐相处的精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独特价值堪称国之瑰宝。
 
转自:ST三才书院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