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由广东、浙江、海南及山东四地人士组成的内地老千集团,过去两年潜伏在皇朝区一酒店20楼的豪华套房内,假扮成与该酒店同属集团的赌场「贵宾会」,借该赌场的招牌招徕内地人来澳豪赌,两年间诈骗金额当以数千万元计。
 
老千集团摆的门道相当高水准,豪华套房被改装成专业赌厅,千门各将分饰厅主、荷官、公关、侍应、保安、赌客、沓码等,无论服饰、赌具、术语、手法等均令客人分不清真假,至于老千集团的杀手锏,并非来自高超赌术,而是装有机关的扑克牌派牌盒,要什么牌全在掌控中。
 
惟百密终有一疏,一名内地人上月在「贵宾会」一晚输掉人民币40万元后,被沓码哄诱,再欠下港币350万元赌债;内地赌客输得焦头烂额,一次与熟悉本澳赌厅人士吐苦水时道出经过,对方愕然那里哪有什么「贵宾会」!内地人一怒下报警求助,就此捅出了一宗惊人的「天仙局」。
司警本周三直捣骗徒设于皇朝区一酒店21楼豪华套房的「贵宾会」,当场拘捕19名涉案男女。(司法警察局图片)
 
千门中盛传有所谓「正、提、反、脱、风、火、除、谣」八将,当中相信担任「正将」负责指挥千局的是一名54岁广东姓麦男子,而负责对外前往内地招徕客人是一名36岁浙江姓郑男子的「反将」,其余13男四女(年龄由32至54岁)同党则各司其职,分别假扮荷官、沓码、公关、侍应、保安及赌客等角色。
司警快速侦破是次诈骗案,缘于一名内地人上月输掉400万元港币后报案所致。(刘凯辉摄)
司警在假赌厅内检获面值7,000万港币的假筹码。(刘凯辉摄)
 
酒店20楼的神秘赌厅
当中扮演保安的同党,还手持金属探测器,像真度极高,而所有赌具、服饰首先存放在本澳黑沙环一家迷你仓内,要使用时,即由迷你仓中提取,立马搭建一个似模似样的赌厅。一切就绪,就等郑男把赌客带到位于皇朝区一酒店20楼经改装成「贵宾会」的豪华套房。
 
老千集团两年内究竟诈骗多少赌客,诈骗金额有多少等,司警目前仍在调查中,但司警侦破这宗老千局的缘由,还得由上月一名内地人报案说起。
司警展示经改装的扑克牌派牌盒,老千想要什么点数都能掌控。(刘凯辉摄)
骗徒在酒店套房搭建的假赌厅像真度很高,一般内地人很难分辨。(司法警察局图片)
司警表示,过去两个月内已有五名内地人受骗,涉及金额约800万元港币。(刘凯辉摄)
 
一晚输掉「四球」
事缘报案人上月被老千集团带到「贵宾会」耍乐,40万元人民币不久输光,期间扮演沓码的同党哄诱内地人签下350万元港币欠单,结果内地人一个晚上输掉约400万元港币。内地人之后和一名熟悉本澳赌厅的人士谈起当晚经过,对方一听马上感觉不对,哪来的20楼「贵宾会」?内地人至此方知可能堕进「天仙局」,既惊且怒下向警方报案。
 
19人周一入澳「做局」
司警接报后马上展开调查,在酒店方面提取的闭路电视监控录像中,经面容识辨初步锁定多名嫌疑人身份,本周一(17日),15男四女相继进入本澳,司警首先发现有嫌疑人翌日(18日)前往皇朝区一娱乐场酒店租房,这次租的却是21楼的豪华套房。
 
司警另一队人马则发现有嫌疑人往黑沙环一家迷你仓,提取一箱箱东西后直奔同党订下的酒店房间,相信有千局快要发生,于是暗中紧紧监视,果然当晚见一名嫌疑人带着四名内地男子进入21楼的豪华套房。
15男四女内地疑犯,昨早全部被送往检察院接受侦讯。(刘凯辉摄)
 
司警周三直捣「老千窦」
司警经判断后认为时机成熟,于本周三(19日)凌晨采取收网行动,在酒店方面协助下,大批司警直捣21楼的「老千窦」,当场制服19名嫌疑人,期间发现有四名内地赌客连输带欠共400万元港币,现场亦检获面值港币7,000万元的假筹码及大量港币钞票。
 
司警又发现,最近两个月已有五名内地赌客中招,输掉逾800万元港币。至于这一帮老千过去两年究竟诈骗多少人及多少款项,目前仍是未知数,惟肯定以千万元计,司警相信还有在逃人士,案件继续调查中,19名男女涉嫌被控「诈骗、欺诈性赌博、在许可地方外不法经营赌博及犯罪集团」等罪名,昨早已全部被送检察院处理。
 
千局派牌盒杀手锏
司警还透露,这帮老千之所以屡屡得手,箇中奥妙是百家乐赌台上两具派牌盒;根据被捕疑犯供称,他们找来高手改装派牌盒,老千无论是做庄或当闲,都能由派牌盒中取得心水点数,赌局全由他们操控。
司警昨日公布老千局的破案过程,现场展示大量非法赌具等证物。(刘凯辉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