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术
今个我也做回标题党,其实接下来的内容和宫崎骏的《千与千寻》没半毛钱的关系,只是都和‘千’有关。最近看了本有意思的书《千术千局》,这是一个关于北京老千近十年在赌场的真实故事。因为我也在赌博里迷失过,作为一个曾经任人宰割的‘生猪’(对千术一无所知的赌徒)到现在的浪子回头,看一个老千写他如何出千骗人的确是件挺有启发意义的事。至少明白了当年自己是怎样死在一个个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的局里面。
 
不同于其他的千术揭秘,作者‘龙之手’不仅对一些近似于魔术手法的千术进行详细的解读,还对各类的骗局进行了点评。正像作者自己描述的,对一个老千来说如何用技巧在牌桌上赢钱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如何不让人怀疑地进入那些个肥的流油的牌局。当然千术揭秘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看点,什么‘鬼手三十六式’‘千门八将’最初把我看得一愣一愣的,小小一个千术还要分门别派。老千们就像是金庸古龙武侠小说里的奇侠异人,从少林到武当,崆峒到灵鹫,在牌桌上施展各类绝技是神来杀神,佛来灭佛。对于他们中的高手来说,这世上没有出不了千的局。
 
喜欢赌博的朋友大多有自己的心得,但有几条大家都会有同感的。首先在赌场是不能借钱给别人的,借钱必输。其次在赌场赢钱之后如果不马上用掉一些,不是很快地输回去就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灾小难给整没了。还有就是在一个牌桌上你要是玩了十来分钟还没找到‘明灯’(指北星),那你自己就是那盏‘明灯’。相信老赌棍们每次进赌场的路线也是特定的,把赌场的五行八卦都研究透了。从生门进或许还有赢钱的机会,要是不小心从死门进了赌场这不是作死吗。只可惜赌场的很多地方就只有一个入口,做的像个鸟笼似的任你从哪里进哪里出,结果只有一个 –  输。正像作者说的‘每个人来赌的原因和方式各不相同,但结果往往是一样的。’
 
在旁人看来,老千是个非常光鲜的行当,似乎他们轻而易举地就能把别人口袋里的钱变成自己的。但令作者执意洗手不干并不是因为他已经赚到钵满盆满,相反在经历过众多的赌场风波之后,他发现自己缺失正常人最应该有的一样东西 – 安全感。这就是一个老千十年内心世界的真实独白,惶惶不可终日。广济寺的和尚说‘因果不曾亏欠过我们,所以不要抱怨。’
 
接下来给大伙儿由浅入深地揭秘一些老千的基本手段和自己操练的心得,今后大家在和亲朋好友小赌怡情的时候也可以多留个心眼。在赌局中最常见的出千手段是‘落焊’和‘二鬼抬轿’。所谓‘落焊’其实就是给牌做记号,这又分‘刺青’和‘挂花’两种。用指甲,鼻油这类给牌边做简单记号的叫‘挂花’。而用戒指,发蜡甚至药水之类给牌留下永久性记号的叫‘刺青’。挂花的优点是不容易被人发现,即使抓到了你也可以死不认账,但缺点是记号急难辨认。刺青正相反,虽然记号容易辨认但也极易被别人看出。在场子里每副牌用完后还需验牌。一旦被抓后果可想而知。所以当你在赌桌上看到有些人小指指甲特长或者带着戒指的,就要留神了。‘二鬼抬轿’大家都熟悉,无非就是两家相互配合干掉另一家,这在麻将里非常普遍。这些作弊的手段小学生都会,关键是速度和效率,据作者说,他给一副54张的扑克做好记号所需的时间是,二十秒。
 
稍微有点难度的千术像‘袖箭’(也叫鬼手、水云袖)、‘妙手生花’、‘大小乾坤’、‘如来神掌’、‘顶飞底飞’、‘打二张’等都是老千在‘洗、发、认、偷、换’的基础上演变发展的各类千术。袖箭是利用袖子或胸部的暗袋藏牌的一种出千手段。高手是不需要任何道具就可以把牌瞬间弹入袖间,而道行浅的老千还要利用一种叫‘云梯’的道具走牌。所以以后在牌桌上大伙要是对谁有疑心,最好的办法就是立马上去把他/她的衣服给扒了。妙手生花是利用手掌和拇指根部的肌肉单手偷牌的一种千术。辨认这类千术的关键就是偷牌的手式往往是拱起来不太自然的,因为牌就藏在老千的手心。发现这类情况最好就是一把水果刀直接手背插上去,老千惨叫的同时手心里多半还有张被扎透的牌。大小乾坤就是当众偷换几张甚至整幅牌,这个真心有点难。如来神掌是抓牌时的一些技巧,多抓、少抓、抓二张、中张、底张等。最近闲着没事我也按书里的描述照猫画虎,主要是想学成几手以后在朋友面前耍一回宝。多偷一张牌难度不是特别高,我练习的经验是在摸牌的时候先用手掌的跟部按住牌面下移然后手掌微曲夹住下移的那张牌,当手指移动到牌面时再拿一张,这样我手心手指一共就有了两张牌。到时候选一张不要的牌趁机放回去就成了。虽然目前手掌动作僵硬,好歹算是入门了。就等以后看我哥么目瞪口呆的样子了,想想就要偷笑。看来如何用手心和拇指藏牌才是这一切的关键,明个还得好好练练。顶飞底飞就是瞬间让一副牌的顶上一张变到底下,底下那张变成顶部的那张。打二张是麻将的特有千术,简单说就是摸两张打一张。哎,学海无涯苦作舟,千术有路勤为梯。还得多练啊!今天先写这些,明个再和大伙交流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