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看了几本谈出千的书,包括Bill Zender的《How to Detect Casino Cheating at BJ》、Darwin Ortiz 的《Gambling Scams》,对出千的手法学习较多,深以自己未及早了解为憾,特地在此揭露,希望读友还来得及。  
出千弊术
手发牌式二十一点较容易作弊。
有些方法也用在盒发式上。在美国以外,手发式(一、二副牌)可能已经不存在了。因为手发式较易作弊及赌客胜率较高(如果赌场未作弊)。美国赌场因为竞争(许多客人喜欢玩一、二副牌)及管理经验较佳的关系而提供手发式二十一点。
 
选择式洗牌
最厉害的手发式作弊法是「选择式洗牌」。
所谓「选择式洗牌」是荷官一边发牌,一边算牌。当荷官算到正数牌(对赌客有利),他立即洗牌(我碰到的都是年纪大的白种男性),坏牌他继续发。
这种作弊法对算牌客无用,算牌客很快就会发现这种恶劣手法而离桌,一般赌客则会继续玩而产生较正常高二、三倍的输率。
Bill Zender在Pete Moss的协助下发现一副牌的基本策略赌客会因为选择式洗牌多输十「倍」(一千万手模拟,正常洗牌时平均输「千」分之一点五)。
二副牌赌客受害较轻,输率自百分之零点四八跳至一点一八(多输百分之一四五)。  
许多赌场为了表示清白,对二副牌赌桌提供切牌卡。可惜正(二十九家)不胜邪(四十一家)。
我在城内区的四后场(4Q)曾遇到这种恶劣的荷官。因为怕算牌,所有的一副牌赌场都不用切牌卡。
 
一副牌的赌客因此更需要提高警觉。在拉斯维加斯,二副牌用切牌卡的Bellagio(及所有原Mirage集团赌场)、马戏.马戏(及其旗下赌场)及希尔顿集团等。
不用切牌卡的多为财力差的小赌场,如Fitzgeralds、Fremont、Imperial Palace 等。  
Zender的书记载一位荷官了争取好的工作时间而对赌客出千,以提高自己发牌的胜率。赌场虽未指示但若知情不阻止,有默许之嫌。选择式发牌效力宏大而不留证据,不会算牌的赌客应尽量选有切牌卡的赌或注意荷官洗牌点是否一致。  
我碰到的荷官(4Q),坏牌玩五轮,好牌玩三轮,就是明显的例子。
 
 
锚手控牌  
一副牌、二副牌多为盖牌。不肖荷官因此在尾家安置自己人,称为锚手(Anchor Man)。
庄家会故意让尾家看到自己的底牌及手上牌的顶张。尾家则「替庄家打牌」。
例如庄家十五点,顶点十点,尾家二十点还加牌。若顶张六点,若顶AA 也不加或分牌!  
赌客赌得大可以坐尾家以保护自己或注意尾家是否乱打牌。
 
作牌  
如果你走进一个小赌场,没有几个客人而牌已经放在牌盒内,小心!牌盒内的牌可能已经被排好,等君入瓮。 
一人局,不论用几副牌,以「十十八十十九四A五二三六七」十三张循环的方式排牌。则一对一的赌客会连输不止:第一手闲十八,庄二十。第二手闲十九,庄二十。第三手闲十八,庄二十。第四手闲十八,庄十九。第五手闲十八,庄二十。第六手重头开始,闲十八,庄二十。 
 
肯德基排列  
如果你把牌做「七八九十十十十十A」排列,则不论面对一、二、三个对手,庄家都赢!再加上这种牌法用掉了六张大牌(十、A),赌客接下来,还是输!输!输! 
由于新牌多为依序排列(A二三……七八九十JQK),肯德基排列特别好用,只要在七八九十JQKA中插一张十点牌即可。 
因此若你面对新牌,拿到都是同点大牌,你很可能被肯德「鸡」了。  
 
捡牌/捡BJ  
当收牌时,荷官依赌客人数将BJ 牌排在自己的牌位(如四赌客则将十与A排在第五及第十张),然后将该组牌与其他牌分开不洗,再由自己人切牌或用牌的空隙吸引赌客把该组牌切到牌首。 
 
捡高低牌  
荷官依低(二至七)高(A十九)接续方式捡牌。八点则依便利成为高低牌。然后以假洗牌等方式保存该牌组。当该牌组出现时,若赌客为二、四、六等偶数位,则赌客与庄家都会拿到高低牌。由于庄家知道下一张是高或低牌(依上一张牌的点数),他(她)可以借发第二张牌的方式「协助」赌客爆牌。 
我在韩国雪岳山赌场赌博时,荷官即有不按顺序捡牌的情形。 
 
少牌  
大牌对赌客有利,赌场也知道。不肖赌场趁赌客不注意时,让赌客打少了一些大牌的牌。
 
笔者在韩国雪岳山时,助手打了四盒,结束时都是高正数的牌,他以为是好牌而提高赌注,大牌却不出来,因而输了四千美金。
我「师父出马」出征,也输到手软。一盒结束,真数达正二十四。我望剩牌发呆,试图追踪这剩下但全是大牌的「一」副牌的落点。这时荷官依习惯将剩牌在桌上(面向下)摊开,检查是否有牌面向上的情形。
 
 当我看到桌上那「半」副牌,不自禁跳了起来,要求验牌。荷官在我错愕的注目下,迅速的把牌收拢,退到经理桌后,弯腰后再回到赌桌。
她把那盒牌用橡皮筋捆实后放在赌桌上。恶人先告状的对我说:「你挑我们的毛病,我们很不高兴。你若检查而这盒牌没问题,就不可以再打牌了。」
赌客注意,超级好牌(真数正十以上)发生的机率甚低。如果连遇两盒甚至三盒,快逃。
 
开大牌
不肖荷官在牌背做记号,她再选择性的开出大牌做为自己的面牌。赌客因而做出错误决策(原来面对六不加,看到十则加或投降)。输率(六副牌)将提高五倍(百分之二点八)。规矩的赌场一定固定开第一张牌。若你碰到荷官开第二张牌,快溜。
 
发第二张牌  
手发牌时,荷官很容易偷看第一张牌。牌盒也可以做手脚装一条反射镜,让荷官可以知道下一张牌是几点。
如果那张牌对荷官有利,则将第一张牌以左手上推压住保留,以右手拉第二张牌给赌客。正常的做法是以左手发牌,顶多以右手辅助翻牌。若出到右手去拉牌,就快闪人吧!
 
大牌集中法 
一九九四年中秋,我带了大团亲友在韩国济州西归埔韩航赌场赌二十一点。荷官将大牌洗在一起(新牌,大牌在中间,两副对洗,再四副对洗,三十二张十点牌成一块)。我们因而面对真数负八的牌,平均输率达负百分之五。我对赌场经理抗议,他的答覆是:「不服气就去赌百家乐。」
 
强盗法  
我朋友在鸟克兰首都基辅的A赌场赌博赢了三万多美金,后来又到该赌场的姊妹赌场赢了三千美金。结果再回到A赌场被赌场保安持枪押住。赌场老板把他的钱全搜出来,但只拿走被他(用算牌)赢的钱,而退回他的本钱(盗亦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