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你的科技水平太落后了,你戴的那副「液晶体显形眼镜」是两年前美国的过时产品……』赌神「高进」随即在左眼拿出一只隐形眼镜,向对手「陈金城」说﹕『而我这副「隐形液晶体显影眼镜」,是上个月西德最新产品。』在电影《赌神》出现的「赌神隐形眼镜」其实都真有其物,洗牌时将「4 条A」放在心水位置的假洗牌技术也绝非虚构,这一切就让来自美国的防千大师Sal Piacente 逐一示范!
现年46 岁的Sal Piacente 纵横赌场25 年,「拉斯维加斯」(Las Vegas)、「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 等地都有他的足迹,从「廿一点」派牌员逐步晋身「博彩保护业」的他,现为博彩保护公司总裁,专门向世界各地赌场讲解各式出千大法,并会在大学授课。首次到「澳门」出席「2010 亚洲国际博彩博览会」(G2E Asia) 举行防千术研讨会的他透露,赌场面对老千都处于被动,采取的防范措施因应老千伎俩改变,『如果〔你发现〕赌场采取新措施,其实即是发现了老千。
一幅52 张的啤牌在手,Sal 玩到「出神入化」,他熟练地将啤牌洗过,结果最面的4只牌都是「Ace」,他再重新洗牌,4 只「Ace」齐齐走到最底,整个过程不过30 秒。接着他再次洗牌,从第1 张牌逐一揭出,几乎半副啤牌都翻出来,之后Sal 再次洗牌。最神奇的是,他能将啤牌的次序「还原」,并逐一记得每张是什么牌。
Sal示范的分别是「假洗牌」及「记牌」的技巧,其中「假洗牌」更是老千常用伎俩之一。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Sal说,大额老千案都牵涉派牌员,赌场能捉拿他们的机会亦较低。他解释,派牌员是利用洗牌技术控制发出的是什么牌,但赌场多数只能靠观察赌客可有异样,以揪出老千,如果派牌员被发现出千,更有可能被处决。他又说:『百家乐是比较容易出千,因为发牌的次序不能改动,廿一点会受到其他赌客是否要牌的影响,增加出千困难。
 
Sal Piacente自15年前开始训练记忆,驾车时记下街灯号码作训练,训练记忆其实都是为了「记牌」。,能够将牌的次序记住,就可随心所欲配合「假洗牌」,将心水的牌发给同伴。
 
他示范时先将整幅牌洗乱,从第1 张牌逐一揭出,每几张牌他可能要稍停顿半秒;洗牌后,他再逐一揭出,不但次序无误,他更能准确无误地读出每张是什么牌,他甚至可以在别人把牌洗过后,将首几张牌的位置还原,并记住是什么的牌。
 
「记牌」又有何作用?Sal 说,派牌员洗牌时,可将重要的啤牌所在位置记住,透过洗牌技术将「大牌」发给同伴。他表示,不牵涉派牌员的千案,大都是几位赌客用手势互相「通水」,决定「引诱」其他赌客下注加大总注码,或决定哪位「去牌」、哪位要弃权。
科技发展日新月异,1989 年经典港产片《赌神》中,赌神「高进」(周润发) 便有「看穿牌」的「西德制隐形眼镜」,能看到啤牌背面预先做的记号,现实中亦早有同类产品。Sal 说最新的老千伎俩,都与科技扯上关系,近年常见的是针孔镜头隐藏在假筹码、衫钮等,影像会传送到「老千总部」,以安排下一步指示。
 
人手难免有出错而被看破的机会,老千的出千术不时有科技道具的配合,「赌神眼镜」表面是一幅墨超,但其实是看到啤牌背面淡淡的记号,至于老千如何下记号呢?这可能是派牌员接触啤牌时偷偷下记号,或者赌客带同假筹码,在扮玩弄筹码时,偷偷沾上藏在筹码中的透明颜料再下记号。
 
另一款假筹码,一叠多个筹码其实是空心的,内藏一个连接「老千总部」的针孔摄影机。而戴上「赌神隐形眼镜」可看穿啤牌的记号。
图中的假筹码分别藏有针孔摄影及隐形颜料,后者用作在啤牌打记号之用,戴上隐形眼镜可看穿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