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胡瓜诈赌疑云,各说各话。不过十赌九输,这是百分之百前人血淋淋的教训,有太多涉赌案例,因赌,重则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轻则事业无心、朋友失和、身体受损,好赌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郎中抬轿必死无疑
 
一位在赌场混迹多年的老千黄先生就直接表明,碰上郎中或抬轿,必死无疑;碰上科技,药水赌具,更会慢慢吃光你。老千说,久赌,注定赌客皆输,唯有抽水东家赢,而一时的好运大赢,将有下次大输等着你。他强调,赌场赢来的钱,你很快就会浪费掉,加速你变穷,他看太多这种案例。「老千」又称为「郎中」,以其术(诈赌术)高而称,真正「术高」且「业深」的郎中,全台约有千人。在华人社会,郎中所用的骗术都是同一套技巧,这是「真郎中」,一旦「真郎中」碰上素昧平生的「真郎中」,其中之一必定要退出赌局,否则「千王对千王」,必定两败俱伤。因此在一方退出后,真郎中就会大开杀戒,但一定会给退席的另一位郎中「分红」,两个郎中成了合作伙伴,功力加倍,所向披靡。所谓「假郎中」,是指半路出家并无师承,骗术完全是自修而来,真郎中碰上假郎中,一看便知,「真品」绝对不退让,非得将「假货」杀得一干二净,输得脱底才罢休。在赌场里,不管是真、假郎中,就是要施诈赢钱,郎中都会自称是「来人」,是过来人意思,称不诈赌的是「凯子」,钞票叫「蓝图子」,向助手要牌称为「叫片子」。
 
这位纵横赌场的黄先生表示,以麻将来说,使诈的伎俩可分「文博」与「武斗」。文博即斯文的赌博老千,是不动手脚,完全以搭档方式来「抬轿子」;抬轿子方式又可分为言语传递暗号的「吟仔路」与手势的「丝仔路」。「吟仔路」是以言语串通,像是「快快快」「打快一点」,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催牌,但里头却是大学问,像是「快快快」是要条子,「你打这么慢」则是要万子。至于「丝仔路」则是以排尺、麻将牌、手势,外加脚部「按地雷」来传达暗号,如牌尺放平是要筒子,牌尺放在牌后,则是要万子;按地雷则是脚点在搭档脚部的左右、上下,加上次数就表示要什么牌。黄先生指出,在赌桌上最常见的是「魁仙」与「猴仔」。魁仙是指在麻将桌上话特别多,猴仔则是手势花样繁复,打起牌来动来动去。魁仙与猴仔联手「抬轿子」,加上分坐上下家,该跑不跑,该盯不盯,然后吟仔路与丝仔路交互运用,自然赢面居多。诈赌,还有小到大拇指的指尖,摆在手掌里各个指头关节位置,那是暗号的一种,在口袋、弹烟灰、点烟,都可以作弊叫阵,因为这些话与动作,是在牌桌上常见且合理的,不会有人质疑,没有失风的顾虑。「武斗」比起「文博」可就凶悍多了,最常见是搓牌洗牌的时候,将所要的牌推洗于两掌之处,然后再进行「关叠」,把好牌叠在一起。敢一个人单打独斗,在牌桌上进行武斗的郎中,都是动作灵活,身怀绝技,举手投足就让你掉入陷阱。
 
此外,常见的牌九,郎中称之为「小方子」,这是一种最普遍的「春节式赌博」,不论是各阶层的富人或穷人,呼朋引伴,挽起衣袖就推了起来,一翻两瞪眼,牌一揭开输赢立判,赢得快,输得也干脆。牌九是个明显且众目睽睽的赌博,以麻将那套口诀、手势作弊是施展不开。牌九也有「药水牌」,所用的「药料」是中药材,可以保存在牌上半年时间。卅二张牌,各有其记号与位置,推牌、开门、送牌都可以做手脚,尤其是在开门、选牌与掷骰子上,庄家多半是看别人将下注才掷骰子,使下大注的人得不到好处,即使郎中不做庄,他们也会设法认牌,算好死门、活门,也可以稳赚不赔。
 
万赌之王就是骰子,因为许多赌场都是以骰子做开场,一般来说,骰子的作弊方法是在桌面上隐藏线圈,再暗地通电,以控制骰子,或是灌铅、灌水银,这种骰子在投掷时要有技巧,因此实在难以防范,除非当场敲开才知有无诈赌。黄先生解释,目前在赌场中科技诈赌,又彻底颠覆过去的老千与郎中。他说,目前警方与民间最常见的就是「透视麻将」,它是采偏光法制作,这种科技诈赌不仅限于麻将,还有牌九与扑克牌。这种偏光麻将只要戴上偏光眼镜,就可以清楚看得到,被宰杀的肥羊都不自知。透视麻将是由多层材料粘合而成,在透明层不透明层之间,夹入一层特殊偏光片,外形与一般麻将相同,但使用者只要戴上偏光眼镜,就能清楚地看到麻将背面显示的花色与点数。一些比「大脚」的赌场,除了郎中技巧之外,也会利用针孔摄影机、小蜜蜂密码机等科学工具诈赌。另外现在最新的,被应用于麻将、百家乐、扑克牌上的透视桌。这种透视桌的外型并不起眼,桌面仍披覆传统的绿绒桌布,也印上应景的图案,但在桌面下夹层安装针孔摄影机,摄影机将桌面影像传送到密室的电脑上,就可清楚地看到每位赌客的牌底。近年来,警方破获的科技诈赌,有隐形眼镜配上擦拭在牌背面的萤光剂隐形药水、遥控骰、无线传声器、小蜜蜂与自动报牌耳机,更是让人防不胜防。打牌,小玩怡情养性、大赌伤身,辛苦赚来的钱与产业白白送人,何苦来哉!